古建筑装饰门面吉祥贴物的民间习俗

中式设计古建筑门面装饰在民间除了在门板上张贴传统的门神与对联之外,还有香插、元宝、五色布以及因四季不同而更换的装饰物。这些随季节而更换的装饰物,反映了老百姓朴素的生态自然观。 1 、对联、门神 直到现在,在乡村门板上都有贴对联的习俗。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要换上鲜红的新对联,家中若有老人仙逝,春节时,门上要换贴白纸黑字的挽联。有的地方还有固定的习俗,在丧事第一年,大门上规定贴蓝色对联,第二年或第三年换绿色,内容也相应要改。除丧事外,对联都是以吉祥话语为主。  
查看全文

中式传统​古建筑的门面装饰设计

门的装饰在中国中式设计古建筑元素运用中尤为显著。中国中式设计古建筑门的装饰性多表现在门的各个组成部分、材料及图案纹样的选择上颇有讲究。中式设计古建筑对门的装饰上选择材料多用木材、石材等自然材质;装饰纹样多为传统题材,例如,龙、狮子、蝙蝠为常见之物,植物中的牡丹、菊花,器物中的博古、琴、棋、书、画,寿字、万字符,文字福、禄、寿、喜等多是反映古时人们祈福纳祥,向往美好生活的心情体现。在宫廷中式设计建筑上多用红色、黄色,因为红、黄色有富丽华美之感,而民间的建筑多用青砖、灰瓦、白墙,以显朴素、清丽之美。
查看全文

中式古建筑装饰门面贴物习俗

中式设计古建筑门面装饰在民间除了在门板上张贴传统的门神与对联之外,还有香插、元宝、五色布以及因四季不同而更换的装饰物。这些随季节而更换的装饰物,反映了老百姓朴素的生态自然观。

\
1 、对联、门神
 
直到现在,在乡村门板上都有贴对联的习俗。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要换上鲜红的新对联,家中若有老人仙逝,春节时,门上要换贴白纸黑字的挽联。有的地方还有固定的习俗,在丧事第一年,大门上规定贴蓝色对联,第二年或第三年换绿色,内容也相应要改。除丧事外,对联都是以吉祥话语为主。
 
\
 
2 、元宝
 
用纸剪成元宝形,即古代的钱。讲究的用金纸,外贴红喜字,一般用红纸剪成,外贴有黄纸剪成的花纹。有时在元宝中插几枝柏树枝,元宝纳财接福,加上柏树长寿,无论是造型、色彩和象征意义都是吉祥的。
 
\
3.香插
 
中式设计古建门板上香插基本用竹筒做成,外面包一层红纸,挂在门上用作插香,每逢节日,插上几枝香,表达主人敬神祭祖的虔诚之心。
除此之外,门的上方,还挂着或画着辟邪之物。例如,挂在门口的照妖镜,即挂一面小镜子在门口,传说作辟邪用。
\
门是中式设计建筑的出入口。素来有“门脸”之称。既然称“脸”,装饰门脸就如人们打扮自己的面容一样受到重视。中式设计古建筑门的装饰能反映出主人的人生理念、志趣和爱好。古人通过大门上的图案把忠、孝、仁、义的道理标准;福、禄、寿、喜的人行追求;渔、樵、耕、读的理想生活的心情都在门上表达了出来。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中格扇门的装饰特点

装饰是我国古建筑艺术的一个重要分支。装饰这一学科并非只体现在表面,它体现在建筑的各个部分、各个方面。在中国古建筑中门占着重要的地位。从现今遗存下来较完整的古建筑来看,传统建筑中装饰手法最为繁多、装饰艺术最为精美的要数门了。

  在我国众多的古建筑中,可以看到除了板门外,还有一种被广泛使用的门扇――格扇门。格扇原称隔扇,隔即木格,故又称格扇,顾名思义,就是指带木格的一种门扇。
  
  一、格扇门的发展概述
  
  格扇门的式样开始就是一种门的下段为木板,上段改为直棂窗;还有一种是将整扇门做成门框,下段安木板,上段安直棂。从《中国陶瓷全集》第六卷中我们可以看到五代时期的瓷器中就出现了格扇门的形式(图1),因此格扇门的形式最早是在五代出现。
  宋朝的建筑留存至今的较前朝多,除佛寺、佛塔外,还有不少地下墓室与绘画为今人提供了当时建筑与门窗的式样。除了仍沿用板门,格扇门已经被广泛应用,山西朔县崇福寺弥陀殿和河北涞源阁院寺文殊殿都提供了当时格扇门很好的实例(图2)。公元1100年,宋朝颁行的《营造法式》中的“小木作制度”部分,列举了板门、乌头门、软门、格子门等,详细地说明了做法及尺寸并附有图样(图3)。总之,《营造法式》明确地告诉我们,宋朝建筑的门窗形式多样了,装饰也华丽了,它们成为建筑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明清两朝的建筑留存至今的数量大,类型多,保存完好的也不在少数,它们给今人展示了当时建筑门扇的大量实例。宫殿、坛庙建筑的门扇精致华丽;文人园林建筑的门扇清秀雅致;乡土建筑的门扇生动活泼,使原本具有实用功能的门成了建筑装饰的重点,成了表现建筑人文内涵的重要部位(图4)。
  
  二、格扇门的形制
  
  格扇门的基本形状是用木料制成木框,木框之内分作三部分,上部为格心,下部为裙板,格心与裙板之间为绦环板。三部分以格心为主,这是用来采光和通风的部分,所以用木棂条组成格网,在玻璃还没有用在门窗上之前,多用纸张或纱绸之类的纺织品贴糊在格子上以避风雨。
  格心、绦环板、裙板三部分组成一长形格扇,如果格扇要加高,则在格心之上和裙板之下还可以加设绦环板,成为一扇有上、中、下三块绦环板的格扇(图5)。这种高长的格扇可以直接安装在房屋的两根外檐柱(或外金柱)之间,左右相连一扇接着一扇,但多为双数,以保证房屋的中央是可以开启的两扇格扇。有的宫殿、寺庙或者大户住宅可以使正面所有开间上满装这类格扇门,平时只开中间两扇或者居中三开间的格扇,只有在重大活动或摆大宴席之时才全部开启。
  
  如果檐柱间的距离
  太宽,或柱子过高,也可以按格扇门需要的宽度和高度,用竖向的间柱和横向的上下槛先组成框架,然后在框架中安装格扇。在北方天气寒冷的地区,往往在中央经常开启的格扇门外加设一道门帘架,以防止冬季寒风侵入室内。门帘架紧贴格扇,外设门框,框内安装单扇门扇或悬挂棉布帘。这种门帘架多安设在宫殿的寝宫和住宅的住房门上(图6)。
  
  三、格扇门的装饰艺术
  
  建筑上的装饰原来都是对构件进行美的加工而形成的,这些构件都是建筑上有实际功能的部分。匠人们在制作这些构件的时候,对它们进行了美的加工,从而使这些构件产生了装饰美。
  1.格扇门的装饰部位一扇格扇门,开启时是供人出入的门,关闭时则又是窗子。关闭时通过上段格心来采光、透气,因为古代还只能在窗上贴糊纸张或绸棉等纺织物以避风雨,所以必须用木条组成比较密集的网格,工匠就利用这些木条组织成不同的花纹,而起到装饰作用。格心以下的绦环板,高度正好与人的视线最接近,为了使格扇好看,工匠多在这绦环板上用木雕进行装饰。格扇的下段为裙板部分,它所处位置比较低,在一般的建筑上,裙板多不施装饰,但在宫殿、寺庙等比较重要的建筑上,为了追求华丽的效果,裙板上也用雕刻装饰,不过它的花饰图案要比格心简单得多。在很多的格扇上,往往有上、中、下三块绦环板,考虑到上下两块绦环板距离人的视线比较远,它们即使有装饰,也比中间那块绦环板简单(图7)。
  整体看一副格扇门,图案和雕刻所产生的韵律感,格心和裙板的虚实对比,以及它们在阳光照耀下产生的或清晰或迷离的光影效果,为建筑增添了无限魅力与不尽情意(图8)。
  2.格扇门的装饰内容长期处于封建制度下的中国古代社会,有数千年传统的儒家思想成为它的统治意识,忠、孝、仁、义成了社会的道德标准;福、禄、寿、喜,招财进宝、喜庆吉祥成了人们的理想追求。格扇门的装饰则是这种儒家思想在建筑上的传播手段,所处的部位必然受到建筑形态的限制,它的形体与大小也得服从格扇门构件的原状,这就决定了通过格扇上的装饰表达某一种意识与理念,无论应用动物、植物或其他器物,尽量多选择那些有特定代表意义的形象。动物中的龙与凤象征封建帝王与皇后,自然也象征了高贵;蝙蝠、鹿、鱼分别谐音“遍福”、“禄”、“余”,多福多禄多富裕皆人之所求,所以它们常在装饰中出现。植物中的牡丹为花中之王,象征富贵。莲荷,其根为藕,在污泥中生长,质脆而能穿坚,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所以荷自根、叶到花、果,不但形象美,而且还包含着人生哲理。青松傲然挺立,临冬不凋;翠竹四季常青,腹空而有节;腊梅能做立冬雪,因此被称为“岁寒三友”,成为古人的人格楷模。器物也一样,文房四宝象征着文人仕途;在瓶中插几枝四季花朵,借谐音象征“四季平安”;瓶中插谷穗,象征“岁岁平安”。如此等等,在格扇这样有限的装饰面积里,采用少量的动植物和器物形象来表现人们的理念与意识(图9)。
  格扇门的一大特点是大面积的连续性。一座殿堂或大宅屋立面上的格扇门不是一扇两扇,而是充满了柱间,左右相连一大片,在多数情况下,每扇门上的装饰花纹都是相同或者近似的(图10)。为取得视觉上的统一与制作方便,装饰中所采用的动植物、器物形象被简化与程式化了。龙被简化成仅龙头保持原形,龙身龙尾都变成植物草叶纹或拐子纹了;荷花简化成荷花瓣了;象征文人生活追求的琴、棋、书、画也在写实的基础上被规范成固定的形式了(图11)。可以说,在大量的格扇门的装饰里,所见到的都是这些有一定象征意义,又被简化或程式化了的各种形象。
  但是在这些格扇门的绦环板上,也出现了相当写实的形象与内容。因为这一部分最接近人的视点,也不需要采光与通风,所以在这块并不很大的木板上,可以用完整的雕刻或绘画进行装饰。一块绦环板可以雕刻成一幅戏曲的场面,有人物、建筑、背景环境,有情节内容(图12)。有时在整开间的格扇上,可以表现出系列的传统故事与戏曲场面。
  3.格扇门装饰的表现手法
  由于格扇门皆为木制,所以依附在门扇上的装饰也以木雕为主要方法。以常见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设计之装修与装饰

中国古建筑设计对于装修、装饰特为讲究,凡一切建筑部位或构件,都要美化,所选用的形象、色彩因部位与构件性质不同而有别。

台基和台阶本是房屋的基座和进屋的踏步,但给以雕饰,配以栏杆,就显得格外庄严与雄伟。屋面装饰可以使屋顶的轮廓形象更加优美。如故宫太和殿,重檐庑殿顶,五脊四坡,正脊两端各饰一龙形大吻,张口吞脊,尾部上卷,四条垂脊的檐角部位各饰有九个琉璃小兽,增加了屋顶形象的艺术感染力。

查看全文

宁波古建筑装饰艺术研究

宁波古建筑具有古代传承,还具有具有礼制、美术装饰、传统民俗文化特色,尤其是古建筑装饰艺术具有地方代表性。

  中国古建筑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历经了数千年的文化积淀和发展,从穴居、巢居、到雕梁画栋的殿阁、宫苑,建筑不但为人类提供了生息繁衍和社会活动的场所,更见证了人类文明的每一步发展。在古城宁波,数百年来,不仅是代代宁波人生活和社会活动场所,它还记录了这座独特的边外城市曾经有过的辉煌和繁荣。宁波市的古建筑现保存下来的很少。有寺庙建筑,和民居建筑,但这些建筑承袭了中国古建筑的形式,特别是在建筑装饰上,反应了当时的历史及一方文化风貌,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也留下了手工艺匠人们设计制作中的一些设计理念,为我们研究当时的审美及设计方式提供了最宝贵的实物材料。
  1宁波古建筑装饰具有地方特征
  宁波地区是清代满族的故乡,是清朝的发源地,三百年来,建筑不断发展,并且由于汉、蒙、朝鲜等民族的杂居,在建筑上互相影响,又增添了许多内容。清时宁波设有将军,为最高统治人物。与京师之间,各有营运。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增长经济上的繁荣,所以给宁波的建筑上带来了京师的风格。当地的建筑与其它地方相比,保留了一些地方特色,寺庙建筑大部分为清代所建,与北京的清代建筑风格相似,古民宅中除了具有故乡传统外,也多少带一些北京四合院的特色,现保存下来的民居大多是当地乡绅、宦官年老还乡后修建颐养天年的居所。所以在这些建筑中都明显的有地域特征。宁波古建筑在建筑装饰色彩运用上很有地方特色。色彩的整体运用上较浓艳,这与当地长期寒冷植被颜色单调形成明显的对比。更加突出了建筑物的审美功能。
  2宁波古建筑装饰的等级观念
  建筑中的等级观念是我国古代建筑的一大特色。儒家学说中的“礼”制,其内核就是宗法和等级制度,是强调人与人、群体与群体,构成等级森严的人伦关系,在建筑上表现为:自觉地以建筑形式区分人的等级,以维护阶级社会的秩序。传统建筑的开间、装饰、颜色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要符合礼制,从中可以看出古代的工匠艺人们的设计依据所在。宁波古建筑装饰中的雕刻和色彩,在提供功能和审美的同时展现给人们的还有封建礼制中的等级观念。
  2.1屋脊和走兽的等级
  屋脊数量就体现着等级观念,多脊的建筑等级较高,最高为九脊。在角脊上有一列作成兽形的瓦质雕饰件叫做走兽。清代对走兽的等级、大小、奇偶、数目、次序等都有严格的规定,一般用三、五、七、九的单数,取奇数谐音吉祥,等级越高,数目越多。宁波现存的古建筑中走兽多出自于寺庙建筑,而民宅很少使用。
  2.2建筑色彩的等级
  建筑物上的色彩也被赋予了阶级内容。明清时代建筑色彩等级非常严格、分明,琉璃瓦以黄色最高,绿色次之,还有蓝、紫、黑、白各色,用途各异。皇家建筑白色台基,红墙黄瓦与蓝天,绿树交相呼应,形成强烈的原色对比。暖色的建筑与檐下冷色的彩画组成色彩冷暖的对比,构成富丽堂皇的色彩格调。民居白墙、灰瓦、绿色和栗色的梁架与自然环境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这种对比更显民居的自然、质朴、秀丽、雅淡的格调。宁波古建筑中在色彩格调上承袭了清代的色调,寺庙和民居有明显的色彩区别。
  2.3建筑装饰彩画的等级
  和玺彩画是清代以来级别最高的彩画模式,以龙凤为图案,龙凤象征着高高在上的皇权。宁波市龙潭山关帝庙彩画将和玺彩画图案加以变化,这种彩画构成的形式是和玺彩画应用在民间的一种降低等级的变体。民居彩画源于官式做法的金线苏画,以青、绿两色为主色调,大量运用沥粉贴金的工艺,在肃穆中透露出富贵的气息。
  3宁波古建筑装饰具有传统民俗文化
  中国人善于在建筑上表达某种理念,在建筑装饰中有许多传统民俗故事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象征、暗喻等手法,装饰在建筑物上常常以一些吉祥图案来暗示人们的设计意图,而好多吉祥图案的制作在建筑装饰上已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以这种方式来传播民俗文化极具深度和广度。
  以悬鱼装饰为例,悬鱼是装饰在建筑山墙顶端的一个装饰物件,这是个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意象符号,是官吏清正廉洁的行为化作具有表率作用的意象图案,高高的装饰在衙署的主体建筑上。有人对它作这样的解释:木结构怕火,上面悬条鱼,有鱼就有水,水能克火,所以悬鱼是辟水的符号。在历史文化层面上这种解释虽说得通但相比后一个典故就稍有些肤浅了。悬鱼故事,说的是东汉有个名叫羊续的太守,下级府丞曾经送鱼给他吃,他出于不伤府丞的脸面,羊续不动声色地接受了,但他没有吃,而是把鱼挂在大庭上,作一个不要再来送钱送礼的活告示,后来演变成建筑装饰被安置在衙署的主要建筑的最高处,它既是官吏崇尚清正廉洁的象征,也是百姓对官吏清正廉洁的一种褒奖,反映了古代工匠的聪明才智。悬鱼在宁波古建筑装饰中是最常见的,只不过经过后人把它装饰在其它建筑之上。民间口耳相传的故事,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古建筑文化也是传统民俗文化的重要载体。
  宁波古建筑装饰只是建筑中的一滴水,在中国古建筑这条大河中,还有许多精神空间和艺术语言蕴含着中华文明的千年功底、气势、风骨与神韵,有很多被后人所沿用,用于现在的建筑及其它艺术设计中。在服装设计中就有一些设计师运用建筑装饰符号,中国服装设计师胡晓丹设计的“流动的紫禁城”以故宫的建筑为元素,展示中华民族辉煌的文化传统和风采。还有许多艺术家把这一极具精神内涵的文化传播到海外,比如建筑中的吉祥文化、风水文化、塔楼文化,牌坊文化等等,均已传到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及欧洲的一些国家,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发扬的传统文化,她在给我们带来自豪感的同时,也演绎着当代人的审美快乐,表达着文化发展向东方回归的全新态度。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上的书法文化装饰

书法是汉字的重要表现形式,也是中国独有的一种艺术,它与建筑的美好视觉形象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视觉效果不仅仅指一般的工艺美术字,它更是一种气韵生动、形神兼备、节奏化了的生命之“美”。从某种角度而言,书法的介入不仅从内容上深化了建筑的意境,而且从形式上起到了美化建筑意象的效果,对建筑文化品位的提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本文主要对古代建筑上的汉字书法装饰进行探讨,以建筑构件上的书法装饰和建筑内外附设的书法作品,如古老的匾额、楹联等为对象考查其形态的发展轨迹及平面构成、空间构成等形式美的规律和文化、社会属性。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装饰的用色与五行文化

中国古建筑自古以来除了居住为目的,还反映着人们的精神追求,中国古建筑反映着明确的阶级地位、等级观念、伦理道德和审美追求,这在建筑结构、建筑形式、古建筑装饰等方面都有所体现,单从古建筑装饰的用色也能体现古建筑的精神内涵。中国人民对待建筑装饰色彩的运用也大多依据其民族信仰和等级观念,从而制定出明确的色彩运用规范和法则。
 
  中国古建筑大多为木结构建筑,木结构部分为了美观和耐久,一般都要覆以色彩涂料的覆盖,所以中国古建筑不论是内部墙面、天棚、门窗、屋顶等都被涂上色彩、施以图案和纹样,加强了建筑的艺术表现力,可以说中国古建筑就是彩色的建筑。从远望去,中国古建筑的整体色彩使人们内心产生的尊崇心理一定是首要功能。古建筑装饰可以归纳分为三大类:金饰、彩饰、雕饰,其中彩饰包括刷饰、彩画和壁画作为三大类之一,色彩被赋予如此之高的使命,在全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建筑可以与之相匹敌,其原因不止是色彩可以成就建筑外观的美感,更重要的是中国建筑文化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人们对色彩的寄托和信仰。
  中国古建筑装饰的用色,更多的依据汉族人民对阴阳五行学说的信仰。五行,即木火土金水,封建社会中的五行学说认为,人物宇宙中所有事物的现象都可以依据五行来理解,有五种颜色分别与五行相配:蓝、红、黄、白、黑五色分别代表木、火、土、金、水:五行又有相对应的五个方位和季节,各有其象征和寓意:蓝色代表木,司东方,象征春天,寓意和平和繁荣;红色代表火,司南方,象征夏天,寓意富贵和幸福;黄色代表土,司中央,象征三伏,寓意临中央统治四方的天子代表无限的权威;白色代表金,司西方,象征秋季,寓意寂寞和悲哀;黑色代表水,司北方,象征冬季,寓意破坏和灭亡。所以汉族人民的信仰中,选择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意义,这在古建筑装修的用色上也明显的体现出来。
  由以上的颜色的寓意分析,颜色也有它的吉和凶,人们认为蓝、红、黄为吉,白、黑则为凶,白色寓意着寂寞和悲哀,所以大多用于丧葬仪式,黑色具破坏力,也大多不能用于建筑装饰,由此而论,建筑装饰只能用蓝、红、黄三个颜色,在色彩学说上正是三原色,色彩对比鲜明且明亮。由于黄色与黄金同色,在五行中也象征着高贵和皇权,所以都只能用于宫殿建筑和皇族允许的建筑,庶民是不能随便使用的,所以中国古建筑的普遍用色大多是蓝色与红色。为了不使其色彩单调,以建造出多彩绚烂的敷彩装饰的建筑,红色可以分为多种:朱、丹、绯、红、苏芳、胭脂、铁丹、粉红、桃色等红色为主调的颜色,蓝色也有群青、绿青、白青、蓝、水色、青竹、萌黄和空色等以蓝绿色为主调的颜色,红蓝两色又有数十种中间色,黄色亦有雄黄、土黄、黄褐、姜黄、橙色、淡黄等多种黄色为基调的色彩,所以在实际的敷彩过程中并不会感到颜色不够用,而且通过晕染产生的色相渐变,使色彩更具有融合而绚丽的效果。中国人民大多使用红黄蓝这样强烈鲜明的原色,而不喜欢类似紫色这样的间色,大多是由于间色不清澈、不透明的缘故,孟子有云“恶紫之夺朱也”,厌恶紫色问色凌驾于红色原色之上,由此可见古人的尊赤之心。中国民族的建筑上多红蓝色,有其强烈的愿望和信仰,因在五行中红色象征富贵和幸福、蓝色象征和平和繁荣,所以又有了所谓“家越红幸福益至,家越青太平必来”的说法。
  关于用色的方法和原则,
  《营造法式》里有相关文献可以考究,以现存紫禁城敷彩为例总结了三条法则,即先整体后局部、细部红蓝比例分配适当、调和色彩对比和比重以表现色彩特点。首先,先整体而后局部,即远望建筑,将三原色以适当的比例覆盖于建筑,建筑上三原色协调产生的整体色彩感觉为先,然后再根据具体需要装饰的建筑构件来控制用色比例、根据颜色搭配来调和局部色彩的整体效果;其次,细部红蓝分配适当,也就是指第一点中的后续工作,比如建筑装饰中窗牖与门柱大面积用红色的时候,装饰五金便施以黄金色,与之相协调的,横穿板、梁等水平构件大多为蓝绿色调,在整体蓝绿色调的横穿板、梁上少量的搭配红色与黄色,三色在细部上相互搭配使用并且有比例的分配,达到色彩的丰富和调和;最后,调和色彩对比和比重以表现色彩丰富和亮丽的特点,即细部敷彩的过程中采用的手法在以表现色彩特点的基础上,还要注意三个原色在实际处理上巧妙运用渲染以减弱原色相配的视觉冲击和视觉疲劳,渲染就是现代所指的色彩明度渐变,这种色彩递减的方法巧妙地减弱了原色之间的冲击,同时在细部处理的时候也增加了不少的艺术效果,比如云彩运用渲染的手法有层次地表现出其造型轻盈的感觉,同时减弱了周围颜色的对比,增强了颜色渐变对画面造成的层次感。
  中国古建筑装饰除了用色依据一定的五行文化和民族信仰以外,还有一定的礼制规定所遵循。“礼”作为儒家思想的核心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用于规范各类等级渗透到建筑装饰之中,在求其美观的基础上分辨贵贱,建筑装饰的用色也毫不例外作为用以显示社会等级价值的重要手段。中国向来讲究以礼治国,一切的行为规范都有礼制和宗法规定,哪一种颜色用在建筑的哪一部位,都有明确的礼制规范。《礼记》有规定:
  “楹,天子丹,诸侯黝,大夫苍,士黄。”不止是楹,关于正门铁环的用色在明代官方也有规定:公主府第为“绿油铜环”,公侯为“金漆锡环”,一二品管为“绿油锡环”,三至五品为“黑油锡环”,六至九品为“黑门铁环”。明清时期的礼制非常严格,琉璃瓦中的黄色只能用于宫殿、门、庑、陵、庙;蓝色仅限于皇帝祭祀之地;宫殿以下庙坛、王府、寺观按等级用黄绿混合、绿色绿灰混合;民居的等级最低只能使用灰色陶瓦。主要建筑的殿身、墙身使用红色,次要建筑的木结构部分使用绿色,园林、民居使用红、绿、棕、黑等颜色。
  祈年殿早期叫大亨殿,在明嘉靖九年,嘉靖帝为了表示重视农业,将天地坛改为专门祭天祈谷的天坛,永乐十八年时祈年殿的屋顶用色,黄、蓝、绿三个色彩分别代表皇帝、昊天、庶民,寓意天、君、民三者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到了清乾隆十六年乾隆帝为了区分与明朝的祭天礼仪,将祈年殿改名为祈天殿时,将其三层檐全部更换为纯正的蓝色,表示君、臣、民同样对天的敬仰和尊崇。
  综上所述,中国古建筑的装饰用色在很大程度上是很有礼数和规范的,在思想上遵循道家的五行学说和儒家的礼制规范,这些传统的封建思想在当时的封建社会深刻影响着中国古建筑的发展,这点单从中国古建筑装饰的用色上就足以体现出来。所以,如何做好古建筑装饰用色的研究,是对于研究中国古建筑装饰这一大课题的重要一步。

查看全文

苏北地区古建筑装饰风格研究

建筑是凝固的艺术,而古建筑则是凝固着时间沉淀的艺术精粹。古建筑装饰是建筑艺术中古老、广泛和含义深刻的部分。在中国宽广的地域下绽放的是一朵朵艺术奇葩,各自独具风格。而苏北古建筑也是百花中不可小视的一朵。本文一方面以小窥大,通过分析苏北古建筑的装饰艺术特征,论述了其建筑装饰一方面传递着特定的历史、文化信息;另一方面,由于这些特定地点装饰的存在及其所产生的特定的形式秩序,揭示了建筑装饰艺术的特征。对苏北地区古建筑装饰艺术进行探讨,旨在为现代建筑装饰设计提供一些参考。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中的装饰艺术

建筑装饰是建筑艺术中古老、广泛、含义深刻的部分,对于建筑艺术而言,装饰的现象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中国古代的装饰手法锻造了中国古建筑富有特征的外观,更让建筑艺术具有了独特的思想内涵和代表性。

  中国古建筑在世界建筑发展史中占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光辉的成就,中国古代工匠利用木构架结构的特点创造出庑殿、歇山、悬山、硬山和单檐、重檐等不同形式的屋顶,又在屋顶上塑造出鸱吻、宝顶、走兽等奇特的个体形象,在门窗上还能看到千变万化的窗格花纹式样,古建筑装饰在这些以木构架为结构体系的单幢房屋和群体空间形态让建筑艺术具有了思想内涵和代表性。
  一、体现在中国古建筑中的装饰艺术
  (一)台基装饰:在古建筑的台基四周通常有栏杆相围,栏杆有拦板、望柱和望柱下的排水口,经加工后,栏板和望柱上附加了浮雕装饰,望柱柱头做成各种动物、植物或几何形态,排水口雕刻成动物的螭头,使整座台基富有生气而不显笨拙。如北京的故宫和陕西临潼的华清池等古代园林建筑中都有这类的
  (二)木柱装饰:中国古建筑在设计中考虑到防潮防腐,在成排的木柱下方都垫放有被雕饰得精美的、各式各样的石柱础,有简单的线脚式、莲花瓣式和复杂的各种鼓形、兽形,有从单层的雕饰到多层的立雕、透雕,造型千变万化栩栩如生,如山西运城的关帝庙等古建筑。
  (三)门窗装饰:古建筑的门窗是与人接触最多的部位,在它们身上自然集中地进行了多种装饰处理。常见的有宫殿、寺庙的大门上成排的门钉,中央还有一对兽面衔着的门环,门框的横面上有多角形或花瓣形的门簪,门框下面的石头上有时还雕刻着狮子等装饰。古建筑的窗在没有使用玻璃之前,多用粉联纸糊裱或安装鱼鳞片等半透明的物质以遮挡风雨,故需要较密集的窗格,对这种窗格加以美化就出现了菱纹,步步锦,各种动植物、人物组成的千姿百态的窗格花纹。为了保持整扇窗框的方整不变形,在窗框的横竖交接部分钉上有压制极富装饰性花纹的看叶与角叶。
  (四)屋顶装饰:中国古建筑屋顶是整座建筑的主要部分,通常在屋顶上有许多有趣的装饰。两个屋面相交形成的屋脊处做出的各种线脚形成了一种自然的装饰,在屋脊集中的结点处,做成动物、植物或几何图形,便成了各种式样的鸱吻和宝顶。
  二、中国古建筑中传统的装饰内容
  植物纹样与动物纹样是中国古建筑装饰图案中最常出现的。植物纹有松、柏、桃、竹、梅、菊、兰、荷等装饰素材,动物纹主要有龙、凤、麟、虎、狮以及鸟、虫、鱼等;所有这些装饰不仅在形象上具有一定的形式美感,而且古人还赋予它们一定的象征意义,诸如吉祥、富贵、高洁、长寿等。在中国古建筑中还能常见到将动植物等多种形象组合在一起的纹样,如植物中的松,动物中的鹤组合寓意“松鹤长寿”,牡丹和桃组合在一起,则象征着“富贵长寿”,两只狮子在一起就表示“事事如意”等。除此之外,在古代建筑装饰中还有各式各样的器物图案,如琴、棋、书、画、山水、人物和各种代表人物的饰物,如笛子、宝剑、尺板、莲花、掌扇、道情筒、花蓝、葫芦八件器物的装饰形象。古代艺术工匠惯用的手法还有把多种装饰组合成新的纹样,这就是无论花草藤蔓、水纹云气,都可能不受自然形态的束缚而任意排放,并总结出一套叫“花无正果、热闹为先”的创作原则。千百年来作为中国古代建筑装饰题材的这些主要内容,始终具有很大的生命力。
  三、中国古建筑的装饰手法
  (一)雕刻艺术:在中国古建筑中最常出现的雕刻可以分为木雕、石雕与砖雕。雕刻手法多样,如采用高浮雕、浮雕、阴线刻、凹面刻、减地平面阴刻等。砖雕与木雕使用在民间建筑装饰上尤为突出。砖雕用以装饰民居住宅、园林、官邸、祠庙的大门与墙上。木雕用于梁柱额枋门窗上,配以神话传说、戏曲故事、历史人物、动物花鸟题材,采用圆雕、浮雕、透雕等手法,画面层次分明,细腻严谨,可称为独特工艺品。另外,汉代出现的瓦与瓦当的使用,既防水又起到装饰屋顶的作用。这些瓦当的装饰题材有云纹、四神纹、文字纹等,多样而富有变化。南北朝后琉璃的使用配合高、浅浮雕的纹样,增加了建筑的色彩与气氛,同时也反映了建筑的等级与功能。
  (二)彩画艺术:中国古建筑的木构架特征,决定了需要在木材表面涂上油漆以防潮防腐防虫蛀。彩画最初的功能就是为了保护建筑物,后来才逐渐突出其装饰性。彩画是中国古建筑装饰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们多做在檐下及室内的梁枋、斗拱、天花及柱头上。明清时期的彩画种类有“和玺彩画”、“旋子彩画”和“苏式彩画”,其中最能代表彩画精湛技艺的是“苏式彩画”,而最典型的莫过于北京颐和园中的长廊彩画。彩画的构图与构件形式密切配合,色彩极为丰富,红、黄、绿是中国古建筑装饰的主要色彩。按中国传统的审美观,黄色表示尊贵、庄重,是帝王的专用色,显示皇权的威严;红色代表乐观喜庆;绿色是生命色,使人精神愉快,生机勃发。
  (三)匾牌楹联:如果说雕刻将古建筑修饰得玲珑而精致;雕梁画栋、彩绘壁画把古建筑装饰得富丽堂皇、光彩照人,那么匾牌楹联,名人书画则使古建筑显得更加高贵典雅,诗意盎然。殿堂庙宇亭台楼阁的门柱上,总会看到左右两边字数相等工整对仗的诗句,这就是楹联,这一形式与唐诗的繁荣有关,在我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彩绘壁画、雕刻、匾牌楹联等装饰,使古建筑意境更为深远,内涵更为丰富,使建筑艺术与绘画艺术、书法艺术和文学艺术融为一体。
  四、结语
  我国古代工匠具有富于浪漫主义的创作思想和娴熟高超的技艺,在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中,装饰已经成为很重要的一个组织部分。在中国古建筑装饰上凝聚了无数祖先辛勤的劳动和无穷的智慧,作为艺术发展的一种传承,它奠定了世代相传的文明,是中国传统美学中极其有价值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古建筑装饰是中国传统美学中极其有价值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世界建筑艺术史上一朵绚丽的奇葩。

查看全文

闽南传统古建筑装饰样式特点研究

古建筑装饰是来自于建筑构件的艺术化处理和艺术化表达,它依附于建筑实体,反映民族审美观念和民族文化传统。福建闽南多地受世界多元建筑元素之风的吹拂,呈现出浪漫奇特的传统古建筑装饰形态,其华丽多姿的装饰样式帮助后人探究装饰纹样中所蕴涵的丰富的民俗文化和艺术化意义,极具探索价值。

  前言
  建筑是人们合理生存与生活的物质载体,它是人们跟随时代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变化而创造出的技术产物,它有力得证实了时代的发展阶段与发展特点。福建是中国东南沿海的风水宝地,正因它的地界特殊,多山、多丘陵、多河流、近海,以及气候湿润等条件极早奠定了其不同种类、风格、文化种类的古建筑形式。由于泉州刺桐港是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地点,所以以泉州为辐射原点,闽南多地吸收消化了来自世界多处异域建筑风格,不论是建筑材料还是建筑形态都产生了建筑艺术文化基因的大融合,其中建筑装饰元素的多样性为后人提供了值得研究与借鉴的宝贵的艺术价值。
  闽南传统古建筑的建筑装饰是附着于建筑本体之上的各种类型的装饰物,它包含了与建筑本体之间的使用功能联系、制作工艺技法、动态装饰文化、民族审美取向、民间民俗宗教等多方面的综合性艺术形态,标志性的纹样特征和符号语言赋予了闽南古建筑极大的文化生命力,也是闽地民族与地域艺术特性的直接体现。其中,针对集中主要的古建筑装饰构件进行以下研究:
  一、梁架、狮座、斗拱、雀替、垂花
  中国古建筑以梁柱承重结构闻名于世,与天花接近的梁架不仅有承重功能,也越来越具有装饰意味,穿斗式、抬梁式、叠斗式的梁架造型形式都出现在闽南古建筑中,梁架构件运用上漆彩绘、木作、石作的造型工艺比比皆是。
  狮座,是加强梁柱稳定的木作建筑结构,让其保持不易变形。狮座的整体雕刻既是凶猛的狮兽造型,通常以彩绘为主,彩漆或是金漆,更显得其雍容华丽(图1)。
  斗拱具有承重、抗震、装饰、显示门第等级的基本作用。自元代以后,斗拱渐渐变小,由原本的建筑承重力学构件功能渐渐沦为了建筑装饰。闽南因宗教种类多,各类宗教建筑的数量在国内堪称一二,清代以后,宗教建筑中的斗拱样式彻底改变为了美化与装饰。泉州开元寺大殿内的斗拱造型是仙女飞天;泉州关岳庙内彩绘斗拱及梁架造型粗犷,颜色运用主要出自关羽的个人形象的色调,横梁上的宣教意义画作;泉州元妙观殿外的斗拱承托外部屋檐使其能更向远处伸展,造型是用泉州著名的南音戏曲演奏的乐器,以仙女吹奏乐器“伎乐飞天”为形态作为斗拱装饰,紧扣地方主题特色(图2)。
  雀替,是梁柱垂直交接处的三角形建筑构件,起到帮助结构稳定的重要作用,形状不大,常以精美的雕饰上彩为主。垂花也称作吊筒,是一种与梁下悬着的短柱末端相连接的建筑构件,装饰意味极强,闽地建筑的垂花装饰常以宗教题材的图案作为主题。南安蔡氏古民居的斗拱造型是瑞狮戏珠,两侧的雀替是原木作的木雕工艺,花草形状的传统图案,镂空处细节精彩绝伦。垂花是圆球形状,也是利用重复几何纹样与花草图案为主(图3)。
  二、柱、柱础、龙柱
  柱子是中国古建筑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主要构件,它承托梁架或屋顶等其自身上方物件的重量。闽系古建筑中,多为木作柱,间有石作柱。直径较柱子稍大,大多为厚重感十足的石质,造型种类多样,圆状方状皆有,紧紧包裹住柱子与地面相接的部分,极好得防止闽地的潮湿水气对木作柱的侵入。装饰方面来说,荷花、如意、瓜果、草叶、人物、动物都可雕刻于柱础之上,雕刻手法也十分多样,常用的有浮雕、线雕、阴刻。闽地中最有特色的要数石作龙柱,亦可称蟠龙柱(图4)。石柱形式分为单龙盘柱和双龙盘柱,双龙则多为龙王造型,柱础部分配合以云纹、水族纹样作为装饰。龙头与龙身位置多为从上至下,给人一种腾云驾雾,向上升腾的视觉感受。龙首龙身的造型气势磅礴,石刻工艺亦简单流畅亦复杂多变。石作、石雕体现了闽南地域突出的手工工艺特征,石作工匠将其非常自然地与建筑构件进行融合,打造人居社会环境,使得闽南得天独厚的石作的建筑工艺特色广泛流传与应用,为人所知。   三、门、门板、门楣、门罩、门枕石
  福建传统文化中注重“门面”“门脸”,不论是官邸、宗教、祠堂还是民宅,户主对门头的装饰与形式都极其的重视,因为它代表着主人家的声望地位以及权势的轻重。从功能角度阐述,门和窗都是划分建筑室内空间的重要构件,老子曰“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门、窗的大小、形状、朝向在闽南建筑中反映了风水和礼制等社会民俗文化。
  与门相关的建筑构件还包括门板、门楣、门罩、门枕石。门板也叫做门扇、门扉,例如泉州杨家祠堂的门板彩画;又如泉州承天寺的木雕花格栅的装饰纹样门扇,此种门扇也称作“笼扇”,在闽南民居建筑中,它们大多是开向天井方向的门扇。笼扇结构轻巧,门板较薄,便于启闭。门枕石,以一个整体低矮石块的造型蹲卧在大门两侧的边框之下,与地连接,主要作用在于承接门面的开合启闭。石台的上半部分大多为圆形带有雕花装饰的石鼓,下半部分多为花叶草树、飞禽走兽、甚至人物图案为装饰,形态有趣多样。门框上的横向装饰称作门楣,可有木作,可有石制,泉州淮通关岳庙内的附庙侧门上的石刻门楣,其绘画内容大致是体现历史文化故事,有宣教意义。门罩一般是与大门的梁与柱相交接,悬挂与廊柱之间,门罩在闽地建筑的做法并不多见,大多出现在梁枋上,以整块木料雕饰成的落挂进行体现,其上雕刻有花纹植物、飞禽走兽等等精妙绝伦的图案。
  四、墙面、窗、悬鱼、水车堵、墀头
  闽系建筑以语言分布为根据可以划分出传统建筑的大致类型,被誉为“红砖文化区”的闽南民居群,独有大面积的红砖墙面反映其地域的风格特性,正身墙面称作“镜面墙”,侧面称作“大壁”,极其对称有序、庄严规整,体现闽南的封闭、主次尊卑、风水理念等等闽南的民俗文化特征。泉州亭店乡杨阿苗故居,红墙铺面,墙面上有圆形或方向的墙砖饰品,饰品上是对称的飞鸟图案。
  窗在墙体上有取景、采光、通风、装饰的功能,闽南古建筑的窗体以方形、圆形、矩形等规矩形态居多,木作、石作居多,石雕图案通常选择彩绘的装饰手法,花卉植物、飞禽走兽、阴阳八卦、祥云寿字、规则重复纹样等等图纹精美无比。
  悬鱼,因其最早的装饰造型是鱼形,因此得名,但根据地方特色与人居文化的改变它日渐脱离了鱼形,所以现在大多数的闽地古建筑上的悬鱼都非原始形状。悬鱼是在两面山墙伸出的房檐之下,采用彩色泥塑、剪粘、交趾陶等等作出的古建筑装饰元素,造型多变,常见的有蕉叶、云纹、狮龙、如意、书卷、花篮、蝙蝠等等。福建的民居古建筑中最常得见,色彩艳丽,与红砖瓦的山墙形成强烈对比,突出地方特色。泉州的蔡氏古民居建筑群,其山墙悬鱼丰富多态,以云纹与蝙蝠造型居多(图5)。
  所谓水车堵,处在屋檐之下,山墙与屋檐交界之处有一条层层出挑的水平装饰带,它顺沿着屋檐的直线走向,在不同宽度的灰色底边上,使用灰泥与交趾陶绘制色彩多变的传统造型,塑造出灵活生动的戏剧人物、故事传说、山川河流、花卉鸟兽,做工精巧华丽,工匠技法娴熟,手法细腻。陶作工艺大多会使用在水车堵、墀头、屋顶正脊与脊饰等福建的传统古建筑装饰构件上。交趾陶是彩色软陶的一种,是汉族的传统雕塑艺术工艺,是台湾地区的古建筑中一直推崇的装饰手法,由此隐射出闽台两岸建筑装饰方面同根同源的追溯意义。水车堵通常会连通墀头收尾,墀头是四面垂脊延伸下来,靠近屋檐口突出的窄墙,墙面上多层砖线围合成一个框,框中是整幅立体的彩绘与雕刻、交趾陶结合的人物、动物和器物纹饰(图6)。墀头主要的刻画主题是亭台楼阁、祥瑞景物、忠孝节义,工艺精良,秀丽醒目,极具闽地古建筑传统装饰特色。
  五、屋顶、屋脊、垂脊、脊饰
  福建建筑多为宗庙、民居,屋顶样式以硬山顶与悬山顶居多,尤其是民居。正脊,是指建筑前后面屋顶面相交接而形成的屋脊。闽南建筑的正脊都相对较细窄、狭长,装饰有细腻精巧的图案,宗庙类的建筑,其正脊会显得大气一些。屋脊的主要作用在于压住瓦片与抵挡风压。燕尾脊,是闽南特有的弯曲的屋脊,处在正脊之位,两端分叉上翘,状似燕子的尾端,因此得名。屋面与屋脊的形状,状似轻巧升腾,与天相接,与北方建筑的屋顶传递给人们的负重感压迫感相当不同,也表现了闽地民众仍守旧着老祖宗坚持的“天地人和合”民俗风情。庙宇与官宅多用,脊端上扬得越长越高,代表门第越旺越高。福建的房屋垂脊,大致分为尖脊、圆脊两种。尖脊呈人字形;圆脊采用卷曲形状,视觉上看起来较为柔和,也被俗称做“马背脊”。 马背脊的形状与闽地民俗中的风水五行形制相挂钩,出现了“金木水火土”五种象形的山墙造型,别具一格。
  闽南的社会民俗文化在整个中国都是极具特色的,当地人从祖先开始就以龙、蛇为原始崇拜,所以在古建筑构件中龙、蛇的造型元素始终贯穿其中,尤其以龙形脊饰为装饰重点。除了最基本的泥塑造型工艺之外,剪黏,是福建古建筑装饰工艺中最能区别于其他地区古建筑的制作手法之一,相当具有代表性。在闽南地区,它也被称作“剪花”、“贴瓷”“堆剪”等等。它需要剪花匠将瓷碗打碎,然后仔细剪去碎片棱角,修剪成所需要贴片的造型,一般是三角形或是龙鳞状,然后将这些色彩华丽的贴片黏在事先制作完成的泥塑造型之上。以泉州淮通关岳庙脊饰为例,闽南众多古建筑的脊饰色彩艳丽,两端高耸翘起,翘起处正是以陶塑龙头龙身黏贴彩色瓷片的方法加以制作。正脊以宝塔或太阳为中心,双侧呈现“双龙戏珠”或“双凤朝阳”的装饰样式,生动壮观(图7)。垂脊、戗脊题材多样,造型多元化,多用花草卷曲、历史人物、仙人坐骑、花卉祥云、麒麟龙凤等造型作为生动装饰,极具地方特色。
  结语
  装饰一词在清华大学的李砚祖教授的《工艺美术概论》一书中阐述为:装饰以秩序化、规律化、程式化、理想化为要求,改变和美化事物,形成合乎人类需要、与人类审美理想相统一相和谐的美的形态[1]。建筑无不例外地也需要装饰艺术的处理与表达,以此更贴近人们对“美的追求”的精神层面,达到人的审美理想。“海上丝绸之路”的传播对闽南多地带来了极大的影响,闽南古建筑中的门窗、梁柱、墙面、屋顶,及其细致的装饰部件都充满了社会人文、宗教文化、民俗习惯等方面浓郁的异域气息。
  闽南古建筑广泛的题材与内容、丰富多彩的建筑色彩形态、精彩绝伦的装饰纹样与带有传统中国文化特征与居住观念相结合,多维创造出来的人居环境,极大程度地美化了人们的视觉与心理,深刻彰显了闽南独特的地域文化,较之中国其他省市的古建筑,区别甚大,研究价值也颇为丰富。研究闽南古建筑独有的建筑装饰样式,也可以将其运用在现代艺术设计的多种方面中,丰富现代设计观念,古新结合,古物新用,新物古做,上升现代设计的高度。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雕刻装饰陈设出风雅的空间

   中国古代建筑,常常有精美的木雕,所谓雕梁画栋、曲栏朱槛指的也就是这个。山西、安徽、江南水乡和闽粤地区建筑上的木雕都是非常有名的。浙江绍兴、东阳一带的木工当年名扬天下;山西豪门富甲一方,其建筑奢华如非亲眼目睹都无法相信;徽州“三雕”(石雕、砖雕和木雕)之一的木雕既庄重又活泼;而闽粤地区的木雕施彩浓重,又别有一种风情。

中式古建

  著名古代建筑—山西乔家大院
  中国古代建筑以梁柱木结构为主,墙一般不承重,所以廊柱内柱与柱之间一般安装格门或格扇代替墙面,多为六扇或八扇,既通风、采光、装饰,又与外界隔断。古代建筑物较高,所以格扇造型也窄而高,细长高挑,如苗条淑女,故人们形象地称格扇中间的条环板为腰板,束腰以下为裙板,颇为拟人化。上部的格心有直棂和菱花两种,纹饰有正方、斜方格眼、万字流水纹、品字回纹、蜂窝纹、球路纹等,有的开光雕人物、花卉。玲珑剔透,繁而有序;腰板和裙板多以浮雕装饰,或雕刻人物故事,如三国故事、大船称象等,或山水、花卉、动物,如八骏八鹿、博古图等,人物或须发毕现,具体而微,或厮杀混战,生感动人,或醉酒赋诗,佯狂颠倒,均表现得淋漓尽致;花卉纹花瓣翻卷有致,花叶抑扬纷披,自然生动。
  中国古典家具与建筑的关系十分密切。一方面,建筑的尺寸一般以家具的尺寸为依据,“室中度以几,堂上度以筵……涂(途)度以轨”。另一方面,家具的造型、结构受到建筑的影响,如果建筑是表,家具就是里,这种表里关系体现在造型和结构上一脉相承,如童柱、角替、须弥座即是家具中的矮老、站牙、束腰,在造型语言和装饰手法上都达到了表里和谐,里外呼应。
  中国古代不同地区的建筑有着不同的风格,门窗的式样也情趣大异。比如侨乡福建和广东一带,人们喜好在建筑上大施彩绘,所以闽粤地区出产的门窗常见到有大漆绘就并加以纯金涂饰的。相反的,色调以青灰为主的江南水乡,人们的审美观念中也以清新淡雅为美,因此门窗也少有彩绘,而往往以木本色示人。工艺方面中国南北地区也有差异。像浙江一带雕工发达,而浙江产的门窗上无论浮雕还是透雕,质量都是首屈一指的。清代历史上有浙江木工向山西迁徙的记载,所以在一些山西门窗上也能看到南方的秀丽风格。另外,江浙地区特别是苏州的工匠,其技巧的精致绮丽也是格外有名的。为克服木材的应力而创造发明的攒插工艺,不仅使几何纹样的门窗展现惊人的细腻风范,也使花节这一原本只是门窗构件的小小物事变得多姿多彩。在中国的北方,人们更多的还是用了穿插的工艺,不仅省工省料,而且舒展大方。
  在当今钢筋混凝土时代,我们已难以见到这样的建筑艺术品,一些热爱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文人学者喜欢将家居装饰的古色古香,一套上好的红木家具,雕刻精美,古韵悠长,再配以古玩墨宝、珍稀字画,琴声悠悠、香茗飘香,营造出一个极具古典神韵与艺术美的空间,希望能借以慰藉内心深处对古典艺术的崇尚之情。

查看全文

浅析古建筑装饰构件中影壁的艺术价值

作为古建筑中的特有装饰部件,在中国的传统建筑中源远流长。通过探究影壁的来源,深入分析了影壁表现题材,研究了影壁的艺术价值。

  影壁作为传统建筑中的构建,由来已久。以其特有的结构形式及构成意义矗立于古代宫殿、以及古民居宅院之中。无论从原始的分隔、视觉导向的功能意义还是作为元素符号体现在现代建筑中,它的功能作用、优美的体态、源远的文化脉络无需我们赘言。
  1 影壁的来源
  影壁是中国特有的建筑装饰部件,同时也是玄关的前身。特有那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自始以来便重视礼仪,讲究含蓄内敛,对于“藏”这种精神有着特殊情感,体现在建筑艺术中,门的方位、门内外影壁,都是例证。
  影壁最早被称作“树”,《礼记·郊特牲》中写道:“台门而旅树”。是说台阶门前设有“树”,此“树”是作为挡门的意义而存在的,这其实就是“影壁”的代名词。后来又被改称为“屏”和“塞门”。像在《尔雅·释宫》中也写道:“门屏之间谓之宁,屏谓之树”,《论语》中有:“邦君树塞门”,此时“树”代表的影壁,俨然已成为上层阶层广泛使用的建筑部件了。
  影壁艺术发展成熟的明清时期,装饰纹样更是浓缩进了本时代人们生活、信仰、民风民俗,甚至是重大历史事件高度艺术化的反映。
  2 影壁装饰的表现题材
  如果说古建筑的形式是影壁的结构之基,那么装饰就是它浪漫的性情之源。影壁的装饰艺术除却结构形式的美之外,主要还体现在砖雕艺术上。人们习惯上称“秦砖汉瓦”,然后砖并不是秦朝初有的,瓦也不是汉代发明的。瓦是从西周时期便有的,春秋时瓦已广泛使用并应用于建筑中了。砖也是春秋时发展起来的,到了汉代,开始了在砖瓦上的雕刻工艺,也就是砖雕,在当时被称为“画像砖”。明清时期,砖雕艺术发展到顶峰,被大量运用于民居住宅当中,艺术水平极高,成为中国建筑艺术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2.1 动物题材纹样
  将动物形态高度提炼,加入文字谐音祝愿的思想感情,这种具象和抽象的完美结合而成的动物纹样深受广大老百姓的喜爱。如蝙蝠纹,民间习俗借“蝠”与“福”谐音,用蝙蝠飞临来表达“福运”的寓意,蝙蝠形象被当作幸福的象征,寄予着人们对幸福能像蝙蝠那样从天而降的美好心愿;狮子滚绣球纹,是狮纹的一种,由狮子戏球构成图案,形态憨厚、可爱十足;
  2.2 植物题材纹样
  植物伴随着人类的生存步伐,甚至在人类产生之前就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几千年来它的形态和使用价值一直都被人们关注和喜爱着,无论衣饰、发饰、生活器具、住宅建筑或是代步工具,其上的装饰都离不开植物曼妙的形态。各种植物花卉所代表的意义又各有不同,常出现在影壁上的有:莲花纹,又可称“芙蕖”或“芙蓉”、“荷花”,是我国传统花卉之一,常出现于各种砖雕建筑部件之中。如图2所示。
  2.3 人物题材纹样
  在北方民居影壁中非常少见的人物题材作为装饰纹样的,在建筑其它装饰不见中有现。南方民居建筑中较为常见人物题材的装饰。应用较多的有“八仙”,也有在影壁檐下的人物砖雕,如王家大院一字影壁下的“对弈图”、“山涧访友图”和35号的壁心象征君子雅士的文人装饰浮雕等。
  2.4 文字题材纹样
  在影壁壁心作软心装饰并塑之文字直至现代还较为流行。文字的题材范围宽泛,往往随宅院主人的思想而定。常见的有以百个各种形式的“寿”字组合而成的“百寿图”作饰。还有常见有“卐”字,这源自古印度、波斯等国的具有神秘宗教性质的符咒、扩符标志,有“吉祥之所集”的意义,唐代以后逐渐成为我国传统常见的吉祥图符装饰,建筑部件中常常见到。另有一些与动、植物纹样同时出现于影壁中的文字样式,在民间影壁中较为常见。如图4所示。
  3 结束语
  古有“没有照壁不成住处”一说,虽是民间传闻,却也说明影壁在古建筑民居中的重要性。作为如此重要的装饰元素之一,从早周的起源到明清的辉煌,历经千年、经久不衰。山西传统建筑更是在这些华美庄严的影壁的烘托下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骄傲。研究它们,不仅可以更深地了解山西文化,揭开山西历史的神秘面纱。还能够更贴近历史艺术,感受古代艺匠们的专业技艺和精神素养,从而优化地延续历史文脉和创造出深具价值的现代艺术经典。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中大门的装饰特点及内涵

在中国传统建筑中,门不仅具有重要的实用性,同时也是地位、财富、文化品格的象征。从现今保存的古建筑来看,大门是古建筑中用材最为考究的,大门的材料用料是宅主人力所能及的最上好的材料:砖用特制的水磨青砖;木料要求既结实耐用,又适合雕刻;石料最好是青石,如果实在要用砂石也是用质地好一些的。大门上的装饰是全院中最精美的,也是最为繁多的。

  一、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装饰特点
  (一)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发展
  格扇门在中国古代建筑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从现今遗存下来的比较完整的古建筑来看,装饰手法最为繁多,也最为精美的就要数格扇门了。格扇门在唐朝就开始广泛使用,最初是一种将门的下端改为直楞窗的特殊形式的门。在宋朝的时候,格扇门的样式和装饰形式开始变化,在宋朝遗留的建筑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佛寺、佛塔保留了当时格扇门的精美样式和装饰纹样,实验本具有使用功能的门变成了建筑的装饰重点,显示了深厚的人文内涵。格扇门一般的形状是用木料做成门框后分为三部分,上部分为格心,下部为裙板,中间为绦环板。格心主要是用来采光和通风,在玻璃还没有安装之前,可用纸张或纱绸等黏在格子上以遮风挡雨。
  (二)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纹饰特点
  格扇门不仅起到普通门的作用,在关闭时还可以起到窗户的通风透气的作用。在古代,能工巧匠利用格扇门的形制特点,将木条组织成不同的花纹,起到装饰作用。为了使格扇门更加美观,工匠在格扇门下部的绦环板上也进行雕刻纹饰。在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纹饰装饰图案丰富,图案和雕刻在阳光的照耀下,产生韵律感和特殊的迷离光影效果,为建筑增添了无限的魅力和情意。建筑的格扇门通常彰显着建筑主人的品味和身份地位,所以建筑的主人会比较注重格扇门的装饰作用。格扇门的纹饰花样繁多,在宋代之前,格扇门一般是木格直楞样式,装饰花纹也比较少,发展至宋代时期,格扇门的装饰效果开始得到重视。在中国古代,传统儒家思想占统治地位,而这种思想特点也体现在格扇门的纹饰装饰上,为了表达一定的含义,常常选择那些具有特别意义的动物、植物以及器具的形象。在一些格扇门的绦环板上也出现了很多具有写实意义的形象与内容。由于绦环板通常是一块面积不大但完整的木板,一块绦环板可以雕刻成一副具有代表性的戏剧场面或故事,刻画人物、背景以及情节内容。由于格扇门多由木头制成,其装饰方法也多以木雕为表现方法。工匠多依据建筑的性质和讲究程度来确定花纹的粗细以及雕刻的复杂程度,有的格扇门在格网中会镶入小幅的雕刻图案或小块雕花,使格扇门更具有表现力。格扇门的雕刻手法多样而复杂,既有透雕、深雕,又有浅雕、线雕和贴雕等,有的格扇门还会混合使用几种雕刻手法,这样会使画面更具有层次和真实感。
  (三)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用色特点
  在古代建筑中,格扇门大多是木质的,工匠通常会在格扇门上刷上油漆来保护木材。在一般比较讲究的建筑中,工匠会对雕刻部分施以色彩,以取得更好的装饰效果。比如格扇门的雕刻花样为花鸟鱼虫或器物等,一般会按主题施以不同的颜色装饰,再有情节有内容的整幅雕刻中,为了表现人物情节,会将人物的衣冠细细描出,施以不同的色彩,突出人物特点,增强戏剧情节的表现力,使装饰效果更加突出。
  二、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装饰内涵
  长期处于封建统治之下的中国古代社会,传统儒家思想一直占据着封建统治地位。封建统治者为了加强统治,仁、义、礼、智、信是封建社会所倡导的道德标准,在格扇门的装饰上处处会表现这样的意识和理念。格扇门上的纹饰图案和着色头体现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一)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的纹饰图案代表的文化内涵
  格扇门的纹饰图案不仅雕刻手法多样,纹饰丰富多彩,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格扇门的装饰是古代封建思想文化在建筑上的体现,蕴含了人们对新生活理想的追求。在格扇门的纹饰装饰上,人们会尽量选择那些具有特定含义的形象和事物,来表现人们思想意识和文化品味。在格扇门的图案的选择上,按照图案纹饰所代表的含义和主人的不同喜好来进行装饰。明清时代遗留下来的古建筑比较多,我们常见的格扇门大多是由动物图案和植物图案来装饰。植物中的牡丹国色天香,是花中之王,象征着吉祥富贵,是很多家世显赫的人常用的格扇门装饰图案。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质翠而坚韧,清雅而高贵,从花到果,都蕴含着丰富的形象内涵,并且包含着深刻的人生内涵,是很多清廉高洁人士的装饰首选。被人们称作岁寒三友的青松、翠竹、腊梅,因其质高洁,临冬不凋,四季常青,被雕刻在格扇门上,成为古人的人格楷模。还有一些图案也寄予了美好的寓意,花瓶中插有几朵四季花,蕴含着四季平安的美好愿景。在动物图案的使用中,蝙蝠、鹿和鱼分别代表着遍福、禄、余等,寄予了人们对富裕生活的向往。龙凤图案在古代象征着封建的帝王与王后,是皇室高贵之家常用的格扇门装饰图案。在器物图案的装饰纹饰中,书香世家通常爱选择文房四宝作为格扇门的装饰等。格扇门的装饰图案美化了环境,给人以独特的审美感受,蕴含了丰富的人文内涵,传承了我国古代的文化。
  (二)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色彩使用所代表的文化内涵
  在中国古代建筑中,格扇门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不仅其纹饰拥有丰富的含义,而且,其纹饰的色彩也蕴含着不同的意义。一般家庭使用格扇门,通常会保留格扇门原有的木质纹理和木质色彩,在格扇门上刷一层浅色或透明的油漆来保护木头,防止霉变腐蚀,使其更加结实耐用。而在比较讲究的家庭中,木质格扇门的色彩使用就比较繁复、讲求装饰效果和审美感受。木质格扇门的雕刻花纹越复杂,其色彩的选用往往也比较多样。一些采用动植物作为装饰图案的格扇门,底色用透明或浅色油漆进行刷涂,并将动植物采用比较丰富的颜色来进行处理,增强纹饰的美感和立体感,带给人无限的美感。比如,格扇门的纹饰是龙凤图案,往往会用金色来细细描绘,使其栩栩如生。莲花图案要突出其高洁的品质,会采用绿色的莲叶做点缀。翠竹、苍柏、青松等代表高尚人格特征的纹饰这些会使用不同的绿色来展现其所代表的不同意境。因此格扇门不仅起着装饰作用,其代表的含义也丰富多彩。
  三、结语
  自古以来,建筑不仅起着遮风避雨的实用性,也是各个时代文化的反映。作为建筑物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门一直被人们视作文化品位、财富以及身份地位的象征。格扇门作为一种起着分割空间的特殊的门,比一般的房门装饰性强,也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格扇门从唐代已经采用,到宋代开始变化,在格扇门上多用镂空底纹,浮以各式吉祥纹饰和刻像,其装饰作用和装饰内涵值得人们进一步研究思考。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装饰件悬鱼形象文化探源

悬鱼是中国传统建筑屋顶正脊的一种装饰构件,远古部落之间图腾融合,形成糅合多种复合动物形象的龙凤图腾,最终促成悬鱼这一艺术形象。在传播和演化过程中,龙凤的图腾意味渐渐消失、转换和遮蔽,最终发展成为具有民间信仰色彩的功用性镇宅符号。

  悬鱼是中国传统建筑屋顶正脊的一种装饰构件,或称垂鱼,主要应用于悬山顶和歇山顶建筑上,安装于山墙两侧博风板的正中连接处,垂悬而下,起着保护檩头和加固博风板的作用,因其外形与鱼形相似,称之为“悬鱼”。目前发现最早的悬鱼构件的实物出现在唐代建筑中,宋代李诫在《营造法式》中将悬鱼纹样固定成“云纹”的形制。后世民用建筑上运用的悬鱼构件非常多,除了传统的云纹造型,绝大多数为鱼纹,另外还发展为动物、植物、器物、文字和抽象几何等纹样,造型丰富多样,代表了人们要求祈福、祈喜和纳财等诸多文化内涵。目前关于悬鱼的来历主要有两种:其一来源于民间传说,认为悬鱼是古建筑上的一种防火标志,鱼象征水,将鱼悬挂于屋顶,可使房屋免遭火灾;其二是来源于《后汉书·羊续传》中“羊续悬鱼”的故事,认为悬鱼是“清廉”的象征符号:“府丞尝献其生鱼,续受而悬于庭;丞后又进之,续乃出前所悬者以杜其意。”东汉庐江太守羊续,为官清廉,下属给他送鱼,他便将鱼悬于屋檐下,以杜绝别人送礼的好意。从此,“悬鱼”成为拒腐倡廉的一种标志,屋檐挂“悬鱼”,以示主人清正廉洁之意。悬鱼作为中国古建筑的屋脊装饰,是一种传统文化的象征符号,无论是作为“清廉”的象征,或是“防火”的标志,都应该有一个促成它产生和发展的广阔的文化背景。
  一、最早出现的悬鱼
  悬鱼饰物早在先秦时期便已出现,先秦至汉代的宫室屋檐下设有水槽,曰“池”,或“承霤”,用来承接雨水,周人模仿宫室形状,在四角形的棺罩下用竹制成笼,模仿承接雨水的“池”的样式,并在池下悬挂铜鱼。《礼记·檀弓上》曰:“池视重霤”,“如堂之有承霤也。承霤以木为之,用行水,亦宫之饰也。以竹为池,衣以青布,县铜鱼焉。”池上还垂饰一种绘有鸟纹的长条状带子,曰“振容”,以象征水草。车行幡动,铜鱼与振容互相衬映,仿佛水草摇摆,鱼在水草中嬉戏之情境。周人有模仿生人居住过的宫室形制来装饰棺木的习俗,虽然没有实物资料说明周代的建筑上就有“悬鱼”之饰,但通过现今发掘的墓址,在陕西长安张家坡并叔墓地①、山西曲沃北赵的晋侯墓地②,以及河南山门峡上村岭西周晚期至春秋早中期的虢国贵族墓地③,就发现了大量悬挂在墙柳附件——“池”上的石鱼、铜鱼,“挂着于柳上荒边爪端,象平生宫室有承霤也。”(李学勤《十三经注疏》)这虽然和后世屋檐下所饰悬鱼的位置有所区别,但足以说明它们之间的渊源关系。悬鱼的形成也和屋顶形式的发展密切相关。根据萧默《敦煌建筑研究》,歇山顶始于西魏,北周以后大量出现,汉代明器、画像石、画像砖所见屋顶,也略有悬山,直到北朝晚期歇山才开始普及,所以北周之后的隋唐时期,应是悬鱼大量出现的阶段。④天水麦积山石窟140窟北魏壁画,就反映了北朝时期悬鱼在建筑上的应用,“壁画南侧中下部绘有一处庭院,院内前后两座殿宇都为歇山顶,屋顶正脊两端绘有鸱尾,山面排山沟滴下为博风板,在博风板相交处有鱼尾状悬鱼,呈蓝灰色。”⑤歇山顶为汉代以后才出现,那么在歇山顶出现以前,屋顶下的悬鱼很可能就像周人饰棺里反映的那样,被悬挂于屋檐承接雨水的“池”下。
  二、“鱼形”悬鱼的产生
  1.悬鱼“鱼形”的产生。悬鱼最早使用在文化的发源地中原地区,流传于晋、豫及长江中下游靠南的地区,然后才逐渐向南方、西南方向扩展。商、周时期,吴越人对鸟的崇拜尤甚,《吴越春秋》说大越为“鸟语之人”,《搜神记·越地冶鸟》载:“越地深山中有鸟,大如鸩,青色,名曰冶鸟……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也。”“商以前,所谓‘凤鸟’,于东夷系统,实则鸮鸟与鹰鸟。”周人沿袭殷人,尊崇凤鸟,将之视为与神灵沟通的媒介,《拾遗记》卷二载:“(周成王)四年,旃涂国献凤雏,载以瑶华之车,饰以五色之玉,驾以赤象,至于京师,育于灵禽之苑,饮以琼浆,饴以云实,二物皆出上元仙。”《山海经·南山经》说凤鸟为祥瑞之兆,“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鹤,五彩而文,名曰凤,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歌舞,见则天下大安宁。”《拾遗记·唐尧》说凤鸟“博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因此,“在建筑上安置凤鸟,将建筑与凤鸟相结合不仅赋予房子以特殊的神圣意义,而且使建筑所有者与上帝建立特殊关系。”⑥从战国时期的铜器刻纹上,可见屋顶上的饰件一般都为鸟的形象;汉化像石上也常见在屋顶上安置凤鸟的传统做法。周人不仅视凤鸟为祥瑞,对于鱼也有着至高无上的崇敬。《史记·周本纪》记载,武王伐纣时,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这后来成为周兴商亡的一种瑞应。周族是东方少昊族与炎帝族融合产生的古代民族,周人以黄帝为始祖,从姬姓,其母祖族属为炎帝姜姓,炎、黄两族一直维持着婚配关系,“至到周初,姬周(鱼图腾与鸟图腾)与炎姜(鱼图腾与鸟图腾)仍联姻(直到周幽王凡十一代王妃,每隔一代即娶一位姜姓女为妃),周王室并封姜太公于齐,乃东夷腹地。”⑦在古中国,不同族属之间的征战,使图腾相互融合,鱼族被凤族征服,部落成员被同化,于是在族徽上将两者结合,使凤鸟出现鱼尾的特征;凤具有蛇颈,是鸟族战胜蛇族的结果,一个族属的图腾往往结合多个动物的特征。因此,《说文解字》中的凤鸟便是一个复合动物的形象:“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像也,鸿前,鹿后,蛇颈,鱼尾,颧颡,鸳思,龙文,虎背,燕颈,鸡喙,五色备举。”不同图腾部族之间的融合,于是有了《庄子·逍遥游》的“鲲鹏”变化,《字林》云:“鹏,朋党也,古以为凤字”,《说文·鸟部》曰:“鹏,古文凤。”在上古汉语中,无轻唇音分别,“凤”与“朋”、“鹏”同音同义,后来开始分化,“凤”表凤凰,“鹏”表大鹏。“鲲鹏,即风神——凤神与海神或水神——龙神的合一,亦正是水族与鸟族的同一。”⑧庄子是战国时蒙人(今河南商丘县),其所在地正是古代炎帝族与东夷族交汇之地,鱼鸟相互争斗与融合的地方,凤鸟在形成过程中,本身就融合了鱼的成分,《山海经·山经》亦记载了许多鸟鱼复合的现象,鱼生翼、足、翅等,鱼可以御火,而“鱼身而鸟翼”的形象也一直使用至清代。古时先民茅茨土阶,建筑简陋,挡避魑魅蛇虫的要求突出,将凤鸟置于屋顶,有驱邪避灾的功能。随着木构建筑向更高级别发展,对防火问题更加重视,这种木构建筑最怕失火,为了防火,把水中生物搬到房顶上,利用巫术达到驱避火灾的目的,正如李允和所言:“将屋顶象征作为一个海,海就不会着火了。”⑨在考古学中已证实东周的宫殿建筑广泛地使用铜件,用金属包覆部件的构材,除了加固和装饰外,也可以减少产生火灾的机会。“这样,能使‘魑魅丑类,自然退伏’的‘火精’就自然要让位于水中能够‘喷浪降雨’的鱼属。”   
2.悬鱼“云纹”演变。根据考古资料,周人的饰棺铜鱼在春秋中期以后的墓葬再没有出现,荒帷之类的饰棺制度至汉代虽还在使用,但已和周代大相径庭,悬鱼之饰似乎从周代晚期就销声匿迹了,到北朝晚期歇山顶出现,悬鱼才大量出现。东汉晚期建筑正脊的两端出现另一个装饰构件——鸱尾,同样用于房屋的辟火厌胜,从中国传统文化来看,中国古建筑中的任何部位的装饰纹样都是相互关联的,它们作为建筑的有机象征符号,在形象起源上具有一定的共性;从位置上看,悬鱼置于山面顶端,连接左右两侧博风板,似乎对置于屋脊的鸱尾起着某种承托作用。因此,唐宋时期出现的云纹悬鱼造型,与鸱尾的来源应有着密切联系。唐代苏鹗《演义》云:“蚩尾既是水兽,作蚩尤字是也。蚩尤铜头铁额,牛角耳朵,兽之形也。”蚩尤为东夷族的首领,黄帝打败炎帝与蚩尤后,炎帝、太昊、少昊族合一,从而产生一个新的徽识——牛首夔龙,并且成为太昊、少昊、炎帝、蚩尤的象征。当牛首夔龙相向并置时,就成为蚩尤族即东夷族的主图腾标志——饕餮龙。鸱尾既是鱼龙水兽,“作蚩尤字”,其有首无身,怒目、侈吻与露齿与蚩尤的图腾符号相似。蚩尤以龙蛇为图腾,龙可以致风雨,兴云,云是蚩尤的又一象征符号。蚩尤为黄帝所歼灭,其民归服,黄帝得龙,因此《左传》中有皇帝得云瑞之传说。《说文解字》曰:“云,山川之气也,从雨。”“云之取象乃由于龙取水,原其所以称为云者,乃由勺字之引申。云即勺,勺即龙也。”龙可以兴云,故亦即“云”之本字。
汉代云气纹丰富多样,云龙纹样也出现在春秋晚期至战国时期的器皿上和汉代漆器上,与先秦时期的卷云纹、商周的云雷纹之间有着比较明显的承接关系,考察宋代《营造法式》中悬鱼的云纹造型与饕餮纹、云龙纹也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图腾的演变过程中,还有一个鱼龙变化现象,即鱼族同龙、蛇复合后,化为龙或蟠龙的过程。《山海经·海外西经》曰:“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貍。”郝懿行注:“貍当为鲤,字之讹。李善注《江赋》引此经云:龙鲤陵居,其状如鲤,或曰龙鱼一角也。”这种鱼,陆居,或居海中,其基本特征似龙而为鱼,故又称“鱼龙”。禹治水开凿的龙关山,被称为龙门。

查看全文

中国古建筑中装饰文化的表现

传统的中国古建筑带有丰富多彩的装饰方法,其装饰手法无论整体造型、装饰形式,还是背景取材与装饰内容,都有着极为丰富的表现手法与效果,再加上不同的历史时期与地域文化的影响,使中国传统建筑的装饰文化更为缤纷多彩。而对中国古建筑中装饰文化的研究,在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中国建筑的同时也对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与中华文化的联系的研究起到极大的辅助作用。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