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建筑民族不同历史时期变化

无论个体建筑还是群体建筑,古代建筑都是一个民族不同历史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科技诸条件综合的产物,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完美结合。因此,古建筑的存在已远远超出了其作为建筑本身的价值和意义,建筑本身体现着一种文化,具有明确的文化内涵。我国保留着丰富的古建筑遗迹,它们是灿烂的中华古代文化艺术中最具独特魅力的部分,是中国古文化、古文明的标志和象征,凝聚着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才能。按历史时间可以将中国古代建筑划分为六个时期:商周到春秋战国,秦汉到三国,晋魏六朝,隋唐到五代,宋辽到金元,明清两朝。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群规划的组合

中国古代建筑规划设计以群体组合见长。宫殿、陵墓、坛庙、衙署、邸宅、佛寺、道观等都是众多单体建筑组合起来的建筑群。其中特别擅长于运用院落的组合手法来达到各类建筑的不同使用要求和精神目标。人们对所在建筑群的生活体验和艺术感受也只有进入到各个院落才能真正得到。庭院是中国古代建筑群体布局的灵魂。

庭院是由屋宇、围墙、走廊围合而成的内向性封闭空问,它能营造出宁静、安全、洁净的生活环境。在易受自然灾害袭击和社会不安因素侵犯的礼会里,这种封闭的庭院是最合适的古建筑布局方案之一。庭院是房屋采光、通风、排泄雨水的必需,也是进行室外活动和种植花木以美化生活的理想解决办法。

查看全文

中国传统古建筑中的砖瓦使用讲究

古建筑瓦分为琉璃瓦和黑活瓦(砖雕瓦)两种,琉璃瓦上的小跑第一个是仙人,后面依次是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黑活瓦的小跑从前往后依次是仙人、狮子、天马、海马。仙人在小跑中单算人的一类,而兽只有三个。但一共四条垂脊上都有,这样就是12个。但是一般硬山式的仿古建筑可以只有前面的两条垂脊有兽,而后面的没有。所以就是六个兽。
       在古代时,律法森严,琉璃瓦多数为皇家使用,老百姓家只能用黑活瓦。而以上所说的,建筑形式中,硬山式建筑可为老百姓用,悬山式一般是商业使用,庑殿式建筑为中国最至高无上的建筑形式,只有皇家理事的地方才能使用。
       所以,五脊六兽所说的建筑形式是硬山式建筑。但老百姓家所用的建筑形式为卷棚式,不是起脊式的。一是起脊的建筑需要主人的身份和权利,二是造价高。所以一般老百姓家的建筑只有两条排山脊。所说的“五脊六兽式”的建筑要么是达官贵人用,要么就是家财万贯的人用。
      好比有人说你高兴的五脊六兽的,意思就是说你高兴得像达官贵人一样。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的特点和知识

中国建筑,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光辉的成就。我国古代的建筑艺术也是美术鉴赏的重要对象。而要鉴赏建筑艺术,除了需要理解建筑艺术的主要特征外,还要了解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一些重要特点,然后再通过比较典型的实例,进行具体的分析研究。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特点是多方面的。从美术鉴赏的角度来说,以下一些特点是应当了解的。
    从陕西半坡遗址发掘的方形或圆形浅穴式房屋发展到现在,已有六、七千年的历史。修建在崇山峻岭之上、蜿蜒万里的长城,
  北京天坛
    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建于隋代的河北赵县的安济桥,在科学技术同艺术的完美结合上,早已走在世界桥梁科学的前列;现存的高达67.1米的山西应县佛宫寺木塔,是世界现存最高的木结构建筑;北京明、清两代的故宫,则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建筑精美、保存完整的大规模建筑群。至于我国的古典园林,它的独特的艺术风格,使它成为中国文化遗产中的一颗明珠。这一系列现存的技术高超、艺术精湛、风格独特的建筑,在世界建筑史上自成系统,独树一帜,是我国古代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象一部部石刻的史书,让我们重温着祖国的历史文化,激发起我们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信心,同时它也是一种可供人观赏的艺术,给人以美的享受。
  河北赵县安济桥
河北赵县安济桥
一、框架式结构
  这是中国古代建筑在建筑结构上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因为中国古代建筑主要是木构架结构,即采用木柱、木梁构成房屋的框架,屋顶与房檐的重量通过梁架传递到立柱上,墙壁只起隔断的作用,而不是承担房屋重量的结构部分。“墙倒屋不塌”这句古老的谚语,概括地指出了中国建筑这种框架结构最重要的特点。这种结构,可以使房屋在不同气候条件下,满足生活和生产所提出的千变万化的功能要求。同时,由于房屋的墙壁不负荷重量,门窗设置有极大的灵活性。此外,由这种框架式木结构形成了过去宫殿、寺庙及其它高级建筑才有的一种独特构件,即屋檐下的一束束的“斗拱”。它是由斗形木块和弓形的横木组成,纵横交错,逐层向外挑出,形成上大下小的托座。这种构件既有支承荷载梁架的作用,又有装饰作用。只是到了明清以后,由于结构简化,将梁直接放在柱上,致使斗拱的结构作用几乎完全消失,变成了几乎是纯粹的装饰品。
二、庭院式组群布局
  从古代文献记载,绘画中的古建筑形象一直到现存的古建筑来看,中国古代建筑在平面布局方面有一种简明的组织规律,这就是每一处住宅、宫殿、官衙、寺庙等建筑,都是由若干单座建筑和一些围廊、围墙之类环绕成一个个庭院而组成的。一般地说,多数庭院都是前后串连起来,通过前院到达后院,这是中国封建社会“长幼有序,内外有别”的思想意识的产物。家中主要人物,或者应和外界隔绝的人物(如贵族家庭的少女),就往往生活在离外门很远的庭院里,这就形成一院又一院层层深入的空间组织。宋朝欧阳修《蝶恋花》词中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字句,古人曾以“侯门深似海”形容大官僚的居处,就都形象地说明了中国建筑在布局上的重要特征。

同时,这种庭院式的组群与布局,一般都是采用均衡对称的方式,沿着纵轴线(也称前后轴线)与横轴线进行设计。比较重要的建筑都安置在纵轴线上,次要房屋安置在它左右两侧的横轴线上,北京故宫的组群布局和北方的四合院是最能体现这一组群布局原则的典型实例。这种布局是和中国封建社会的宗法和礼教制度密切相关的。它最便于根据封建的宗法和等级观念,使尊卑、长幼、男女、主仆之间在住房上也体现出明显的差别。
  中国的这种庭院式的组群布局所造成的艺术效果,与欧洲建筑相比,有它独特的艺术魅力。一般地说,一座欧洲建筑,是比较一目了然的。而中国的古建筑,却象一幅中国画长卷,必须一段段地逐渐展看,不可能同时全部看到。走进一所中国古建筑也只能从一个庭院走进另一个庭院,必须全部走完才能看完。北京的故宫就是最杰出的一个范例,人们从天安门进去,每通过一道门,进入另一庭院;由庭院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一院院、一步步景色都在变换,给人以深切的感受。故宫的艺术形象也就深深地留在人们的脑海中了。

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
简述
  如前所述,建筑不仅仅是技术科学,而且是一种艺术。中国古代建筑经过长时期的努力,同时吸收了中国其他传统艺术,特别是绘画、雕刻、工艺美术等造型艺术的特点,创造了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并在这方面形成了不少特点。其中比较突出的,有以下三个方面。
1、富有装饰性的屋顶
  中国古代的匠师很早就发现了利用屋顶以取得艺术效果的可能性。《诗经》里就有“作庙翼翼”之句,说明三千年前的诗人就已经在诗中歌颂祖庙舒展如翼的屋顶。到了汉朝,后世的五种基本屋顶式样——四面坡的“庑殿顶”,四面、六面、八面坡或圆形的“攒尖顶”,两面坡但两山墙与屋面齐的“硬山顶”,两面坡而屋面挑出到山墙之外的“悬山顶”,以及上半是悬山而下半是四面坡的“歇山顶”就已经具备了。我国古代匠师充分运用木结构的特点,创造了屋顶举折和屋面起翘、出翘,形成如鸟翼伸展的檐角和屋顶各部分柔和优美的曲线。同时,屋脊的脊端都加上适当的雕饰,檐口的瓦也加以装饰性的处理。宋代以后,又大量采用琉璃瓦,为屋顶加上颜色和光泽,再加上后来又陆续出现其它许多屋顶式样,以及由这些屋顶组合而成的各种具有艺术效果的复杂形体,使中国古代建筑在运用屋顶形式创造建筑的艺术形象方面取得了丰富的经验,成为中国古代建筑重要的特征之一。
2、衬托性建筑的应用
  衬托性建筑的应用,是中国古代宫殿、寺庙等高级建筑常用的艺术处理手法。它的作用是衬托主体建筑。最早应用的并且很有艺术特色的衬托性建筑便是从春秋时代就已开始的建于宫殿正门前的“阙”。到了汉代,除宫殿与陵墓外,祠庙和大中型坟墓也都使用。现存的四川雅安高颐墓阙,形制和雕刻十分精美,是汉代墓阙的典型作品。汉代以后的雕刻、壁画中常可以看到各种形式的阙,到了明清两代,阙就演变成现在故宫的午门。其它常见的富有艺术性的衬托性建筑还有宫殿正门前的华表、牌坊、照壁、石狮等。
3、色彩的运用
  中国古代的匠师在建筑装饰中最敢于使用色彩也最善于使用色彩。这个特点是和中国建筑的木结构体系分不开的。因为木料不能经久,所以,中国建筑很早就采用在木材上涂漆和桐油的办法,以保护木质和加固木构件用榫卯结合的关接,同时增加美观,达到实用、坚固与美观相结合。以后又用丹红装饰柱子、梁架或在斗拱梁、枋等处绘制彩画。经过长期的实践,中国建筑在运用色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例如在北方的宫殿、官衙建筑中,很善于运用鲜明色彩的对比与调和。房屋的主体部分、也即经常可以照到阳光的部分,一般用暖色,特别是用朱红色;房檐下的阴影部分,则用蓝绿相配的冷色。这样就更强调了阳光的温暖和阴影的阴凉,形成一种悦目的对比。朱红色门窗部分和蓝、绿色的檐下部分往往还加上金线和金点,蓝、绿之间也间以少数红点,使得建筑上的彩画图案显得更加活泼,增强了装饰效果。一些重要的纪念性建筑,如北京的故宫、天坛等再加上黄色、绿色或蓝色的琉璃瓦,下面并衬以一层乃至好几层雪白的汉白玉台基和栏杆,在华北平原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下,它的色彩效果是无比动人的。当然这种色彩风格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与北方的自然环境有关。因为在平坦广阔的华北平原地区,冬季景色的色彩是很单调严酷的。在那样的自然环境中,这种鲜明的色彩就为建筑物带来活泼和生趣。基于相同原因,在山明水秀、四季常青的南方,建筑的色彩一方面为封建社会的建筑等级制度所局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南方终年青绿、四季花开,为了使建筑的色彩与南方的自然环境相调和,它使用的色彩就比较淡雅,多用白墙、灰瓦和栗、黑、墨绿等色的梁柱,形成秀丽淡雅的格调。这种色调在比较炎热的南方的夏天里使人产生一种清凉感,不像强烈的颜色容易令人烦躁。从这里也可知道,我国古建筑的色彩的运用,除了上面提到的两种主要格调外,随着民族和地区的不同,也有一些差别。
 

查看全文

浅析中国古代建筑设计与建造风格

中国古代建筑,常常有精美的木雕,所谓雕梁画栋、曲栏朱槛指的也就是这个。山西、安徽、江南水乡和闽粤地区建筑上的木雕都是非常有名的。浙江绍兴、东阳一带的木工当年名扬天下;山西豪门富甲一方,其建筑奢华如非亲眼目睹都无法相信;徽州“三雕”(石雕、砖雕和木雕)之一的木雕既庄重又活泼;而闽粤地区的木雕施彩浓重,又别有一种风情。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修建艺术形象丰厚多采

中国古代修建植根于深沉的传统文明,显示出光鲜的人文主义精力。修建艺术的一切组成要素,如标准、节拍、构图、方式、性情、作风等,都是从那时人的审美心思动身,为人所能赏识和了解,没有大起大落、怪异诡谲、不成了解的形象。 中国传统文明对修建艺术有深入的影响,中国古代建筑修建思维的中心即“魂魄”问题首要表现在儒、道、释文明方面。由宫殿、坛庙、陵园和民居等所表现的“儒的礼貌”,由园林、道观等所表现的“道的自在”,以及由佛塔、寺院等所表现的“佛的虚幻”,容纳着中国修建首要的文明意蕴和精力境地,组成了共同的修建之魂。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上的曲线美世界典范

屋顶本来根据构造的方式,是横平竖直的几何形,都是直线的。但是中国的宫殿、庙寺、佛寺等的主要殿阁,屋顶都做出曲线,就是平房四合院,屋顶也多多少少带有曲线。为什么这个样子?这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一个特点。

曲线当然比直线美,在房屋上运用曲线使这座建筑更增加美观的效果,例如“檐平脊正”正是对建筑的要求,而装饰艺术则是在这个基础上开始运用的。檐宇的线条应该是笔直的,但若做起两端必然运用曲线使它翘起,构成一种曲线美,屋脊本来也是又平又直,但是运用曲线的结果,是将两端也尽量升起,翘起来,成为曲线美。殿顶和歇山式顶四个面的转角脊,也做出曲线,构成所谓“推山”。屋面双坡或四坡本来也是应当做平而且直的坡,这些都运用曲面,将平直的坡度做成曲坡,屋顶的四个楼角,也运用曲线,将四个角尽力向上翘起,构成曲坡翘角,一个屋顶这样做出,体现曲线美。总的来看,使一个房屋觉得轻快而美观,柔和而有一种韵律感,使这座房屋不仅生动活泼,美观大方,还可表现出很强的艺术性。同样,用一个直角的房屋来对比,觉得直角的房屋既生硬又呆板,没有什么美观可言。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在当代的传承

中国古建筑文化折射出了中华文化的光辉,是中国文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在当代的传承方式研究,有利于延续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保存并发展中国古建筑的精髓。

一、前言
中国古代文化发展蓬勃,生命力旺盛,在中华文明上上数千年来一直保持活跃、进取、发展。不仅如此,中国古代建筑技术的发展也达到了一个高度。文化的丰饶和技术的发达促使建筑文化从无到有发展成一个丰富而深邃的领域,浓郁的东方文化色彩,结合中国哲学大家的思想精华,铸就了一支在世界建筑文化史上独一无二的奇葩。长期以来中国古建筑在日常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具有独特的使用价值;而文化发达带来的审美观提升,也提高了中国古代建筑的审美价值。巨大的使用价值和审美价值,使得中国自古以来一直保持对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强大影响力。即使在现代,引入现代建筑科技,也依然可以从古建筑中汲取设计的灵感,传承和发扬古建筑文化中优秀的想法和设计,这不仅是提高当代建筑设计水平、满足用户审美需求的重要参考,而且也是一次继承和弘扬民族传统建筑与民族精神,丰富和发展民族传统建筑文化,创新现代建筑艺术的机会。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彩绘艺术的特点

  中国建筑,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光辉的成就。我国古代的建筑艺术也是美术鉴赏的重要对象。而要鉴赏建筑艺术,除了需要理解建筑艺术的主要特征外,还要了解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一些重要特点,然后再通过比较典型的实例,进行具体的分析研究。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特点是多方面的。从美术鉴赏的角度来说,以下一些特点是应当了解的。
  中国的这种庭院式的组群布局所造成的艺术效果,与欧洲建筑相比,有它独特的艺术魅力。一般地说,一座欧洲建筑,是比较一目了然的。而中国的古建筑,却象一幅中国画长卷,必须一段段的逐渐展看,不可能同时全部看到。走进一所中国古建筑也只能从一个庭院走进另一个庭院,必须全部走完才能看完。北京的故宫就是最杰出的一个范例,人们从天安门进去,每通过一道门,进入另一庭院;由庭院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一院院、一步步景色都在变换,给人以深切的感受。故宫的艺术形象也就深深地留在人们的脑海中了。
  中国古代的匠师在建筑装饰中最敢于使用色彩也最善于使用色彩。这个特点是和中国建筑的木结构体系分不开的。因为木料不能经久,所以,中国建筑很早就采用在木材上涂漆和桐油的办法,以保护木质和加固木构件用榫卯结合的关接,同时增加美观,达到实用、坚固与美观相结合。以后又用丹红装饰柱子、梁架或在斗拱。
  在古建筑体系中,大胆地使用了朱红作为大建筑物的屋身的主要的颜色,用在柱,门窗等部位,并用彩色绘画图案来装饰木构架的上部结构,比如:柱、栋梁、枋等地方,无论外部内部都是如此。在合使用颜色上,中国的古建筑是最大胆的,这也是古单体建筑的一个特色。大量有色琉璃瓦的使用,充分发挥各色油漆的使用潜力。木上刻花,石面上作浮雕,砖面也加以雕刻这些都是中国古建筑体系的特征。
  中国古建筑,一般会把构件交接的部分裸露出来,再在它们的外表形状上稍稍加工,使它成为整个建筑本身的装饰的一部分。比如:在整组的梁柱上刻画图案、门环、角叶等,此外,屋脊、脊吻、瓦当等而下之都是属于这一类的细部处理。
  故宫抱柱廊梁、枋等处绘制彩画。经过长期的实践,中国建筑在运用色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例如在北方的宫殿、官衙建筑中,很善于运用鲜明色彩的对比与调和。房屋的主体部分、也即经常可以照到阳光的部分,一般用暖色,特别是用朱红色;房檐下的阴影部分,则用蓝绿相配的冷色。这样就更强调了阳光的温暖和阴影的阴凉,形成一种悦目的对比。朱红色门窗部分和蓝、绿色的檐下部分往往还加上金线和金点,蓝、绿之间也间以少数红点,使得建筑上的彩画图案显得更加活泼,增强了装饰效果。一些重要的纪念性建筑,如北京的故宫、天坛等再加上黄色、绿色或蓝色的琉璃瓦,下面并衬以一层乃至好几层雪白的汉白玉台基和栏杆,在华北平原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下,它的色彩效果是无比动人的。当然这种色彩风格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与北方的自然环境有关。因为在平坦广阔的华北平原地区,冬季景色的色彩是很单调严酷的。在那样的自然环境中,这种鲜明的色彩就为建筑物带来活泼和生趣。基于相同原因,在山明水秀、四季常青的南方,建筑的色彩一方面为封建社会的建筑等级制度所局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南方终年青绿、四季花开,为了使建筑的色彩与南方的自然环境相调和,它使用的色彩就比较淡雅,多用白墙、灰瓦和栗、黑、墨绿等色的梁柱,形成秀丽淡雅的格调。这种色调在比较炎热的南方的夏天里使人产生一种清凉感,不像强烈的颜色容易令人烦躁。从这里也可知道,我国古建筑的色彩的运用,除了上面提到的两种主要格调外,随着民族和地区的不同,也有一些差别。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的常见形式

(一)殿堂
中国古代建筑群中的主体建筑,包括殿和堂两类建筑形式,其中殿为宫室、礼制和宗教建筑所专用。堂、殿之称均出现于周代。“堂”字出现较早,原意是相对内室而言,指建筑物前部对外敞开的部分。堂的左右有序、有夹,室的两旁有房、有厢。这样的一组建筑又统称为堂,泛指天子、诸侯、大夫、士的居处建筑。“殿”字出现较晚,原意是后部高起的物貌;用于建筑物,表示其形体高大,地位显著。自汉代以后,堂一般是指衙署和第宅中的主要建筑,但宫殿、寺观中的次要建筑也可称堂,如南北朝宫殿中的“东西堂”、佛寺中的讲堂、斋堂等。殿和堂都可分为台阶、屋身、屋顶三个基本部分。其中台阶和屋顶形成了中国建筑最明显的外观特征。因受封建等级制度的制约,殿和堂在形式、构造上都有区别。殿和堂在台阶做法上的区别出现较早:堂只有阶;殿不仅有阶,还有陛,即除了本身的台基之外,下面还有一个高大的台子作为底座,由长长的陛级联系上下。殿一般位于宫室、庙宇、皇家园林等建筑群的中心或主要轴线上,其平面多为矩形,也有方形、圆形、工字形等。殿的空间和构件的尺度往往较大,装修做法比较讲究。堂一般作为府邸、衙署、宅院、园林中的主体建筑,其平面形式多样,体量比较适中,结构做法和装饰材料等也比较简洁,且往往表现出更多的地方特征。

查看全文

中国古代建筑屋顶形式及其意义

环境艺术设计是一种空间艺术,它不仅体现了自然环境,建筑环境,与此同时也体现了人文环境、心理环境,因此,环境艺术具有一定的社会性,历史性。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底蕴也包含了环境艺术的从开始到发展,因此,借助对中国古建筑屋顶形式来浅析环境艺术设计在古代建筑中的应用。中国古代建筑的屋顶被称为中国建筑之冠冕,最显著的特征是屋顶的流畅的曲线和飞檐,最初的功能是为了快速排去屋顶的积水,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发展成等级的象征。以屋顶为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建筑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光辉的成就,它的独特的艺术风格,使它成为中国文化遗产中的一颗明珠。
  在设计美学中,环境设计集形式美、功能美、艺术美于一体,环境设计利用各种形式美造就人们对空间的认知和视觉感受,在环境中的设计应该首先让人们在空间流动中产生视觉观感,再经由空间中的虚实在造型,色彩,尺度,比例等方面产生形状各异的空间心理体验,最后达到视觉上的美感,环境艺术设计把设计美学发挥的淋漓尽致,而环境艺术设计中的美学横跨了多个领域,从单纯的空间设计美学到多层次的向其他领域延伸的美学,是环境艺术设计真正成为“美”的代名词。随着人们生活内容的多样性,每个人对空间环境的需求也更加丰富多彩,环境艺术设计以自身的美学与丰富的艺术手段让人们体味生活、感悟生活,享受美感,能动地为人们表现生活、美化生活等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大概只有真正体会到环境艺术设计中的美学,才能悟出一个大道理―生活,因此,环境艺术设计的社会性、历史性也融入了中华五千年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之中。
  然而中国建筑文化艺术是在传统历史文化的长期熏陶下形成的,而儒家、道家、释家的历史文化作为其中的精髓,更是对建筑文化艺术产生了重要作用。在汉以后的漫长岁月中,历代统治者都以儒家思想作为“正统”,作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高指导思想。“礼”的意识自然浸透到古代建筑形式中去。儒家学说一向把“儒家流者,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教化者也”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并建立了一套等级森严的所谓的政治于人伦关系,正所谓礼为天下之序。
  所谓的以礼为天下之序,实质是用“礼”来维护封建伦理道德的等级制度。“礼”被贯彻到社会的各个领域中,传统建筑艺术当然也少不了,而且这种“礼”制在官式建筑中规定严格,具体到建筑方位布局、功能、结构、形式、色彩、装饰等方向都存在着强烈的政治伦理规范。历史上各个朝代的统治者甚至都以法律形式加以确认,违反者要受到处分。所以“礼”制在传统建筑中主要反映的是等级制度,而屋顶作为传统建筑最突出、最重要的部分,更深深地渗透着“礼”的规范,象征着等级制度。
  在此通过最具中国代表性之一的中国建筑中的精粹――屋顶来浅析环境艺术设计在中国古代建筑中的应用,以及对后世的影响。现代教科书中对屋顶的准确定义是:处于建筑物最顶端的外围护构件,是建筑物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排水防雪是其基本功能。有资料显示,中国的古建筑中,隋唐时古代建筑坡度是比较小的,但�檐较大,到明清时期,屋顶坡度变大,但�檐坡度较小。这应该是中国劳动人民智慧的体现。坡度大了排水自然顺畅,屋檐不必再调处过大,但却做得更精致更漂亮了。其实不管怎么变,屋顶基本构造形式因其功能性要求,基本做都是一样的。因其排水要求,有了屋坡;因其分水要求,有了屋脊;又因其落水要求,有了屋檐;这并无更多值得追究的,但处于封建制度下的中国劳动人民,在不断发展的建筑演变中,利用自己的聪明和智慧通过细致的工艺造型,反映着自己美好的愿景。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不少动物和花草鱼虫,都在分别表达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当然也有专家分析认为,这是封建迷信的东西,其实不然,在一个封闭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时代,人们不可能超越现实;但又必须通过一定的物化手段,来反映自己的愿景,这其实是一种文化。
  中国传统建筑主要由屋顶、屋身和台基三大部分组成,有“三段式”之称。屋顶则是这三段式中外形尺度最大、最富有特色的部分,是中国传统建筑中最突出、最显眼的主要构成元素,具有沉稳大方而又精巧秀美的形态特征。同时屋顶往往也能从它的形式上表现出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中国古建筑屋顶形式的形成古代建筑礼制封建等级制度的影响。房屋建筑的产生是人类生存斗争的产物、以利弊害的工具。中国古代建筑的屋顶形式非常丰富,变化多端,并且与古代等级森严的君王制度息息相关,不同的等级所使用的屋顶形式也有着严格的要求。等级高者有庑殿顶、歇山顶,等级低者有硬山顶、悬山顶。
  庑殿顶:又称四阿顶,五脊四坡式,又叫五脊顶,前后两坡相交处是正脊,左右两坡有四条垂脊,分别交与正脊的一端。庑殿顶分为单檐和重檐两种,重檐庑殿顶,是在庑殿顶之下,又有短檐,四角各有一条短垂脊,共九脊,现存的古代建筑中,有太和殿。重檐庑殿顶是清代所有殿顶中最高顶级,只有皇帝可以使用。
  歇山顶:又称为九脊顶,除一条正脊,四条垂脊外,还有四条戗脊,正脊的前后两坡是整坡,左右两坡是半坡。歇山顶主要分为单檐和重檐两种,重檐歇山顶的第二檐与庑殿顶的第二檐基本相同。在等级上仅次于重檐庑殿顶,目前的古代建筑中如天安门、太和门、保和殿等均为此种形式,五品以上官吏的住宅正堂才可以用歇山式顶。
  硬山顶:又称五脊二坡,与悬山顶不同之处在于,两侧山墙从下到上把檀头全部封住。硬山顶出现最晚,是随着明清时期房屋墙壁广泛使用砖砌以后才大量使用的,六品以下官吏以及平民住宅的正堂只能用悬山式或硬山式屋顶。硬山式防风火,悬山式防雨,因此南方居民多用悬山,北方多硬山式。
  攒尖顶:是圆形和正多边形建筑的屋顶造型,除圆形攒尖顶屋脊以外,屋脊自屋面和各角中心屋顶汇聚,脊间坡面略呈弧形。江南格式屋顶的屋檐和屋角的起翘都大于比方,然后攒尖顶最为悬殊,有“飞檐”之称。这种形式即易雨水的排泄,又有轻盈欲飞的美感。
  卷棚顶:整体外貌与硬山,悬山一样,唯一的区别是没有明显的正脊,屋面前坡与脊背呈弧形滚向后破,如果说上述屋面棱角分明,显出一种阳刚之气,那么卷棚顶就颇具一种曲线所独有的阴柔之美。
  中国古代建筑造型美,尤其以屋顶造型最为突出,屋顶中直线和曲线巧妙结合,形成向上微翘的飞檐,不但扩大了采光面,有利于排水,而且还增添了建筑物飞动轻快的美感。屋顶是我国传统建筑造型艺术中非常重要的构成因素。总起说来,从古至今中国的建筑都突出屋顶的造型作用,只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或是说成熟与不成熟形态罢了,从我国古代建筑的整体外观上看,屋顶是其中最富特色的部分。
  综上所述,中国古建筑在建筑与环境的配合和协调方面有着很高的成就古代建筑多精辟的理论与成功的经验。古人不经考虑建筑物内部环境主次之间,相互之间的配合与协调,而且也注意到它们与周围大自然环境的协调。中国古代建筑设计师和工匠们,在进行规划设计和施工的时候,都十分注意周围的山川形势、地理特点、气候条件、林木植被等等,都要进行调查研究,务必使建筑的布局、形式、色调、体量等与周围的环境相适应。因此,中国建筑有着很高的欣赏价值,它给我们以审美享受,为研究历史和科学提供实证,为新建筑设计的和新艺术创作提供借鉴。它不仅是中华民族文明发展的历史见证,而且是一部极有价值的爱国主义教科书。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