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内徽派古建筑景点摄影图片推荐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从古至今古徽州成为了很多人魂牵梦绕的地方,这里是了解明清寻常百姓生活的最好去处,而到了徽州,你便不得不谈古徽州的建筑。徽州古建筑的每一个点都是爱好摄影和爱好旅游者的最爱,每一个景点都会在胶片上定格。今天,小编为大家盘点了那些独具特色的徽州古村,一起用镜头记录下那些青瓦白墙。宏村南湖风光推荐理由:宏村山明水秀,享有“中国画里的乡村”之美称。它是古黟桃花源里一座奇特的牛形古村落,湖光山色与层楼叠院和谐共处,自然景观与人文内涵交相辉映,是宏村区别于其他民居建筑布局的特色。最
查看全文

清代徽派古建筑在玉林公园内复原重建

古建筑的物化形态可以复原、重建,但是离开了建筑原先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土壤,它本身蕴含的文化怎么办?

  近日,江西省婺源县一座面积达1800平方米的大型清代徽式古民居,被千里大挪移,整体“搬家”到广西,在玉林市大容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进行复原重建。

  此举引发人们的关注和热议:古建筑拆后异地重建,是保护还是破坏?它给文物保护工作带来什么?

查看全文

中国现存文物古建筑保护前景堪忧

成龙欲捐二十年前收藏的徽派古建筑引发关于文物保护的热议,成龙欲将自己收藏的徽派古建筑捐给新加坡一事,在国内引发了热议。由此,正在不断消失的以古建筑为主要载体的古村落再一次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中国古建筑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史前文明,距今约有8000年的历史,半坡遗址显示:那个时期开始形成土木结构的古村落。此后,伴随着华夏千年的发展历史,一方面,产生了象征权威与等级的皇家宫殿、园林以及宗教寺庙等技艺高超、造工精细、严谨的建筑;一方面,民间大量的古村落成为基层民众的生活中心。这些古村落遗留着先民繁衍生息的生活痕迹,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 

查看全文

徽派古建筑的形成及风格特点

徽州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建筑,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而被世人关注,当是基于它的风格特色以及形成这些特色的原因。徽州古建筑本身就是生活在黄山市的大部分地域和江西婺源及宣城地区的绩溪在内的多少代人民所写下的另外一种文字形式与文化符号的大块文章。歌德赞誉“建筑为凝固的音乐”。它可以像音乐那样唤起人们的美好情感,其本身即具有形体组合的和谐与韵律美,又同时具有可因体现技艺的创新性而产生的新奇美。这就足以说明作为“凝固的音乐”的建筑,能使设汁思想、技术于段和艺术形象结合为—个整体,并为其实用的设施功能服务。徽派建筑有着高超的建造技艺和浓厚的文化内涵以及独有的地方特色,在其形成过程中受到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人文观念的影响,显示出较鲜明的区域特恒,从布局到色彩都给人一种较为统一的格调和风貌。 

查看全文

徽派宅居古建筑基本格局的形成

传统徽派古建筑宅居最基本的格局是三间式,一般为三开间、内天井,民间俗称为“一颗印”。平面布局对称,中间厅堂,两侧厢房,楼梯在厅堂前后或在左右两侧。入口处形成一内天井,作采光通风用。在此基础上建筑纵横发展、组合,可形成四合式、大厅式和穿堂式等格局。四合式大多为人口多的家庭居住,也可说是两组三间式相向组合而成,可分为大四合与小四合。大四合式前厅与后厅相向,中间是大天井。前厅是三间式,但地坪较高,为正厅堂;后厅亦为三间式,但进深可略浅,地坪面较前厅低。前后二厅以厢房相连,活动隔扇,楼梯间有设于厢房的,也有设在前厅背后的。内部木板分隔,外墙均为砖墙出山马头墙。天井则根据地形可大可小,也有的在前厅背后再设厢房、小天井。这种大四合式住宅前后均有楼层。小四合式前厅三间与大四合式同,后厅则为平房,也更小,进深浅,一般中间明堂不能构成后厅,而作为通道,两个房间供居住,天井也较小,楼梯均在前厅背后。

查看全文

徽派古建筑彩画构图设计艺术

建筑彩画是我国古代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古建筑的主要特征之一。徽派古建筑彩画以它独特的设计形式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底蕴,和建筑巧妙结合而融为一体,是研究中国传统建筑不可或缺的环节。建筑构件是彩画的载体,彩画的构图方式首先是按照建筑构件形式来展开的,本文通过对彩画在建筑上的构图比例、分布特点及形式美感进行分析归纳,对徽派建筑彩画装饰研究起一定的弥补作用。

查看全文

古建筑外捐引发的反思

4月,成龙在微博上宣布将自己收藏的四栋安徽古建筑捐给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此言一出,舆论四起,有的希望成龙改变主意,让这批古建筑留在国内,有的则表示理解,认为这一捐赠也有利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和传承。

  据成龙透露,20年前自己经人介绍,在内地买下了一座老房子,想翻修后给父母居住。之后,成龙又陆续买入9座。但这些老建筑年代久远,光是修护费用就花了几千万元。后来成龙的父母相继离世,这些包括厅堂、戏台、凉亭在内的徽派木建筑一直躺在仓库里“成为白蚁的食粮”。成龙觉得,这些代表中国建筑艺术精髓的老建筑“如果不摆出来让人欣赏,实在是浪费”。
  针对“为何将古建筑捐赠给新加坡”的疑问,成龙回应说,因为新加坡将这些古建筑“当成宝”,他们通过高科技手段,为每个古建筑都制作了精致的模型和三维图样,并制定出近乎完美的各种方案,包括落户地址、维修、复原等问题的规划。
  中国知名古建筑专家程极悦表示,就地保护是业界公认的最好方式,古建筑一旦离开原有的气候、地理、人文环境,单纯地进行异地重建,原有的文物价值和承载的历史文化就会在迁移过程中消亡,造成对文物的一种破坏。
  针对成龙捐古建筑的事件,成龙的好友王平久表示,成龙曾在国内多个省份为老房子找“家”,四处托人“收留”这些房子,无奈没人回应。这从侧面反映了国内古建筑保护的大致现状——缺乏重视。
  在以徽雕古建筑闻名的皖南地区,许多人靠贩运“三雕(木雕、砖雕、石雕)”发财。黄山市休宁县一座具有代表意义的徽派民居一“荫余堂”。甚至被拆成2700块木件、8500块砖瓦、500石件,漂洋过海运至美国重建。—位从事徽学研究的权威人士估--计,从建国初期至今,皖南古建筑材料的流失总量足可以再建+“宏村”。
  还有很多古建筑因年久失修和人为损坏而倒下。山东汉子唐大华先后6次走进山西,行程9000余公里,为腐朽将倾的早期木结构古建筑奔走呼吁。另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统计,近30年来消失的40,000多处不可移动的文物中,有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
  在这种背景下,美术馆建筑研究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唐克扬表示,古建筑异地安置理论上不应倡导,但如能有一流的博物馆和文化机构介入,加以合理的研究与公共展示,亦可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一方面,可以引起人们对古建筑保护课题的重视;另一方面,还可以引导人们关注古建筑背后的一些东西,比如在本乡本土的环境下尚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家族史、地域文化等。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杨福泉评论说,当我们痛心疾首地谴责外捐国家文物或有价值的文化遗产时,更应深思怎样珍惜和呵护各种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反思我国古建筑保护的尴尬,主要是由三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违法成本过低。《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对于擅自迁移、拆除不可移动文物的罚款上限是50万元。与巨大经济利益相比,区区几十万元的罚款怎能扼住伸向古建筑的黑手?其次,人力物力不足。目前,全国县级及县级以上政府设立专门文物行政部门的仅有1/4左右,文物行政管理人员平均每县不足3人。文物执法机构不健全的另一面,是地方政府对文物保护缺乏重视。以山西晋城为例,过去6年财政收入增加了三四倍,却始终没有增加对文物保护的投入。此外,私有建筑失范。除国有文物外,很多古建筑的权属归个人所有。一些居民保护意识不足,为了盖新房随意拆除,有关部门却缺乏管理权限,难以有效干预。
  程极悦表示,只有当我们的文物保护真正有了违法必究的问责制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时,才可能让有珍贵文物或民俗文化器物的人士对祖国的文化遗产保护有足够信任,愿意将他们的收藏留在国内或捐赠给相关文化机构。

查看全文

成龙欲捐徽派古建筑引社会广泛关注

香港演员成龙日前连发4条微博,表示打算将自己20年前购买的十栋安徽古建筑中的四栋,捐赠给新加坡一所高校。成龙欲捐古建引来争议。这些古建是不是文物?文物部门在争议中扮演什么角色?就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安徽省文物局办公室的一名相关的工作人员。

  该工作人员表示,二十年前,古建筑档案并不十分齐全,对于成龙手上的房子特征也不清楚,所以文物部门没办法对号入座。而这些房子当年有没有被认定为文物,目前还不知道。另外,房子到底属不属于文物,这需要有专家鉴定。
  二十多年前,文物保护法不是现行的保护法,安徽省也没制定《安徽省皖南古民居保护条例》。那时候遍地都是老房子,不能要求当时老百姓都有保护意识。很多当地老百姓连温饱都没办法解决,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他们手里的房子,当然会卖。
  对于记者提出的“有一种声音说‘成龙宁捐国外也不捐国内’,这反衬了国内文物保护的尴尬”这一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不能否认,现在确实存在文物被破坏的现象,这个不光是中国的问题,世界范围都有,比如阿富汗巴米扬大佛被炸掉了,意大利古城墙倒塌。这种情况不是文物部门不保护的问题。说“成龙捐给国外扇了国内人的耳光”,这是愤青的看法,没必要对成龙的行为口诛笔伐。
  成龙欲捐徽派古建筑引发了高度关注,根据报道黄山方面则愿出场地让古建回家。安徽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张宏明表示,“如果这些古建筑是文物,按照现行法规是不允许流出国门的”。至于这些古建筑最后归于何处,目前也无准确的消息。
  消息链接
  安徽规定严禁将徽派古建筑迁往省外
  安徽省政府办公厅近日出台《关于加强徽派建筑特色保护与传承工作的意见》,将把徽派建筑特色保护与传承工作纳入省政府对核心区市政府加快新型城镇化进程考核评价的内容。安徽到2015年将完成各类相关保护规划编制;黄山、宣城等地的徽派古建筑在今年年底前将拥有特制“身份证”。
  《意见》规定,核心区要组织开展徽派古建筑认定工作,全面调查徽派古建筑的分布、数量、保存现状等情况,并建立文字、图片、录像等历史遗存档案。同时,以就地保护为主,将徽派古建筑保护纳入城市危旧房(棚户区)改造、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村庄整治规划等工作中。严禁拆除、迁并经认定命名的徽派古村落;严厉打击走私、盗窃和违法买卖徽派古建筑及其构件、附属文物的行为。对确需迁移的私有徽派古建筑,鼓励个人向政府或村集体捐赠,或由政府作价收购,严禁将徽派古建筑迁往省外。

查看全文

徽州民居无处安放的徽派古建筑

1996年,当美术史家南希・白玲安(Nancy Berliner)在安徽黄村购买下一座晚清徽商的旧宅“荫馀堂”时,它不过是众多中国徽派古建筑民宅中毫不起眼的一个。白玲安筹备了7年时间,一丝不苟地监督着荫馀堂的拆卸、搬迁,最终使其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塞勒姆市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Peabody Essex Museum in Salem)落户重建。 到了2003年,荫馀堂正式对公众开放。现在,荫馀堂作为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被广泛认作是一个将历史建筑从原址整体搬迁,在异地予以保存的罕见的成功个例。

查看全文

感受徽派古建筑品味徽商大宅院

  徽商大宅院位于练江之西,与练江之东的徽园遥遥相对,故称西园。集亭、台、楼、阁、牌坊、学馆、戏台、花园、水榭、廊桥、古井、石雕、砖雕和木雕于一体,有宅第29座、房屋500间、48个天井、柱子1580根,总面积130000平米,是徽派古建筑艺术风格的荟萃地,徽派建筑艺术的博物馆。它是本着修旧如旧的复原原则,将散落民间的29栋明末、清代和民国期间具有徽派特色的建筑进行了修缮、整合而成。

查看全文

北京一商城楼顶现徽派仿古建筑约2000多平方

上午9时许两位工人师傅正在固定楼上的灯箱大字,身后的徽派建筑被灯箱几乎全部挡住,只露出了屋顶部分 摄/法制晚报记者 黑克

上午9时许两位工人师傅正在固定楼上的灯箱大字,身后的徽派建筑被灯箱几乎全部挡住,只露出了屋顶部分,顶层的建筑是公司在一年多之前从另一公司手中购买,当时顶层就已有房屋,徽派建筑是后续的装修,面积约2000平米,并未加盖建筑。“我们买的时候就那样,因为我们是投资公司,所以把它装修成徽派建筑。”

查看全文

全国最大徽派建筑群将座落南京溧水

  周园汇集英籍华人周贺桐先生五代收藏,是目前国内较大的私人收藏馆。5幢别致的徽派古建筑,粉墙黛瓦、马头翘角、青砖门罩……一点一滴传递厚重的历史气息。20多年前,周贺桐先生由皖南及皖赣边界收购了40幢徽派建筑,过去两年间已复建5幢。刚刚过去的端午小长假,周园景区游客爆棚。

查看全文